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文:权衡财经研究员 钱芬芳

编:许辉

中国市场小家电行业巨头“美苏九”(美的、苏泊尔、九阳)占据了主要的市场,根据奥维云网的数据,2019年“美苏九”线下集中度在90%以上,线上集中度在60%以上。随着长尾市场的兴起及消费者对新兴品类的需求提升,小熊电器、北鼎股份等新兴厨房小家电品牌迎来发展机会。

从事厨房小家电业务的浙江比依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比依电器)拟沪市主板上市,于4月28日披露招股书,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本次公开发行新股数量不超过4,666.50万股,占本次发行后股份总数不低于25%,拟募资7.18亿元用于年产1,000万台厨房小家电建设扩产项目、年产250万台空气炸锅生产线技术改造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信息化系统升级建设项目,其中补充流动资金1亿元。

比依电器实控人控制83%表决权,控股股东2020年净利润为负;核心产品种类单一,依赖外销,综合毛利率低于同行均值;应收账款增速高,应收账款周转率持续下降且低于同行均值;社保缴纳比例曾低至21.78%,研发费用占比下降,近两年未取得发明专利;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关联方拆借资金数亿元;曾因对外担保事项涉诉。

实控人控制83%表决权,控股股东2020年净利润为负

比依有限原名比依塑业,2001年2月26日,香港杰禾有限公司设立比依塑业,注册资本250万美元,投资总额500万美元;2008年11月24日,公司股东香港杰禾有限公司将其持有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比依香港。股权转让时,香港杰禾有限公司和比依香港均由闻继望家族100%持股。2010年5月24日公司股东比依香港将其持有公司75%的股权以1.00美元/美元注册资本、合计187.50万美元的价格转让给比依集团,公司类型由台港澳法人独资变更为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时,比依香港和比依集团均由闻继望100%持股。2019年12月25日,公司股东比依香港将其持有公司5%的股权(对应注册资本70.90万美元)以28.21元/美元注册资本的价格转让给公司的员工持股平台比依企管。2020年3月22日,比依香港将其持有公司12%的股权(对应注册资本170.16万美元)以56.42元/美元注册资本的价格转让给郭爱萍、远宁睿鑫及西电天朗等12名投资者。

比依电器是由比依集团、比依香港、比依企管、郭爱萍、远宁睿鑫、西电天朗、华桐恒越、邵成杰、李优优、张茂、蒋宏、李春卫、沈红文、邬卫国、德石灵动15名发起人共同发起设立的股份公司。其中,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闻继望,闻继望通过比依集团和比依香港间接持有公司83%的表决权,同时,闻继望担任公司董事长。公司控股股东为比依集团,比依集团直接持有公司75%的股权,比依香港系比依集团唯一股东,二者实际控制人均为闻继望,比依香港持有公司8%的股份。

权衡财经注意到,公司的控股股东比依集团2020年处于亏损状态,净利润为-1999.68万元。

核心产品种类单一,依赖外销,综合毛利率低于同行均值

比依电器主要从事空气炸锅、空气烤箱、油炸锅、煎烤器等加热类厨房小家电产品的设计、制造和销售,公司主营业务主要包括ODM/OEM业务和“BIYI比依”自主品牌OBM业务。2018年-2020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18亿元、7.4亿元和11.63亿元,2019年和2020年同比增长19.74%和57.16%;净利润分别为0.45亿元、0.63亿元和1.06亿元,2019年和2020年同比增长40%和68.25%。

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空气炸锅、空气烤箱和油炸锅,2018年-2020年,公司核心产品空气炸锅、空气烤箱的销售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9.39%、67.09%和71.11%,成为公司收入及利润主要增长点,其中,2018年-2020年空气炸锅销售占比分别为49.39%、65.06%和55.23%,平均在50%以上,公司核心产品种类较为单一;2019年底公司推出空气烤箱后,2019年和2020年空气烤箱占比分别为2.03%和15.87%,占比迅速提升;油炸锅占比由2018年的37.04%下降到2020年的18.55%,公司称,主要系公司产能有限,公司将有限的产能用于生产空气炸锅和空气烤箱所致。

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权衡财经注意到,目前公司主要为海外知名小家电品牌提供 ODM/OEM 服务,比依电器产品以外销为主,报告期内,公司产品外销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98.42%、95.47%、89.64%,公司产品销往美国、哥伦比亚、英国等海外地区,结算币种以美元为主,各期汇兑损益(损失为正,收益为负)分别为-454.67 万元、-274.29 万元和2,432.84万元。汇率波动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方面,影响产品出口的价格竞争力。人民币升值将一定程度削弱公司产品在国际市场的价格优势。另一方面,汇兑损益会造成公司业绩的波动。汇率变动将直接影响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如果公司不能采取有效措施规避人民币汇率变动风险,则公司盈利能力将受到汇率变动的影响。

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2018年至2020年,比依电器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8.09%、22.81%和23.08%,可比同行综合毛利率均值分别为25.36%、28.69%和34.75%,公司综合毛利率低于可比同行综合毛利率10个点上下,存在较大差异。

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对此比依电器称,主要与业务模式差异有关。公司与德奥、新宝股份、闽灿坤均以OEM/ODM为主,综合毛利率水平接近。北鼎股份和小熊电器以自主品牌销售为主,综合毛利率偏高,但北鼎股份和小熊电器外销业务以OEM/ODM为主,两者外销业务毛利率与公司接近。

应收账款增速高,周转率低于同行均值,库存商品剧增

报告期内,比依电器前五大客户集中度不断提升,销售额合计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0.48%、42.68%与46.61%。ODM/OEM 生产模式下,下游为国际大型家电品牌商;自主品牌生产模式下,下游为通过电商平台直接售卖给个人消费者。外销方面,目前公司的外销客户主要集中在北美、欧洲、南美,部分客户分布在中东及南非,主要包括飞利浦、NEWELL等。内销方面,公司逐步取得了小熊电器、苏泊尔、利仁科技等国内知名品牌商的订单。公司的信用账期通常在0-4个月,不同期限的信用政策与客户资质、业务规模、合作情况等因素有关,根据市场惯例,一般采购量大、客户资信越好、收款风险越低、未来合作潜力越大的大客户享受的信用期更长。

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0.68亿元、1.35亿元和2.9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1.07%、18.27%和25.74%,占比逐年上升。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余额持续增加,2019年和2020年增幅分别为98.53%和121.48%,增幅大于营业收入增幅,公司称,主要系客户结构调整、新冠疫情影响导致第四季度销售占比提升及部分大客户信用政策调整等。

2018年-2020年比依电器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0.2、7.65和5.64,持续下降;可比同行均值分别为14.71、12.55和7.4,公司营收账款周转率低于同行均值。

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比依电器称主要采取“以销定产”的生产模式,期末存货通常存在订单支持,存货库龄基本在1年以内,不存在大额呆滞情形。不过,从存货数额来看,库存商品的金额增幅远超营收的增幅。

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报告期比依电器的营收增幅分别为19.74%和57.16%,而库存商品里,2019年低于2018年,2020年末同比增幅达154.61%之多,这还未算上发出商品的数额。

社保缴纳比例曾低至21.78%,研发费用占比下降,近两年未取得发明专利

2018年末-2020年末,比依电器员工参加社会保险比例分别为21.78%、37.34%和88.55%;住房公积金比例分别为17.37%、23.08%和69.43%。不过查阅其企信网年度报告,2017年参保人数为206人,2018年度参保人数为238人,2019年为489人,2020年为1434人,这与招股书均不符。

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社会保险法第58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三十日内为其职工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申请办理社会保险登记。未办理社会保险登记的,由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核定其应当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第六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自行申报、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

比依电器报告期头两年严重不足,跟公积金缴纳比例类似情况,可见比依电器对企业社会责任、中国法律的漠视情况。而招股书里称报告期内,公司不存在因违反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相关法律法规而受到行政处罚的情况。这里还有个错别字,因应该为应。

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报告期各期,比依电器研发费用投入分别为2,479.74万元、2,311.32和 3,898.63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01%、3.12%和3.35%。截至报告期末,公司拥有研发和技术人员146名,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为9.03%。从学历上来看,截至2020年末公司本科及以上学历人数为64人,占总人数的比例为3.96%。公司核心技术人员3名,分别为楼洪献、张磊、张寅军,其中楼洪献和张磊均为大专学历。

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截至报告期末,比依电器拥有专利107项,发明专利8项,其中6项为原始取得,取得时间分别为2012年1项、2013年1项、2016年2项、2017年和2018年各1项;2项发明专利为2009年受让取得。从发明专利取得的时间来看,近两年,公司并未取得新的发明专利。

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近年来,厨房小家电尤其是西式小家电和居家相关度高的新兴小家电品类得到了普及推广。由于加热类厨房小家电行业产品工艺复杂度不高,行业内竞争对手与潜在市场进入者较多。随着消费者偏好的多元化发展,行业内竞争对手针对消费者的新兴需求开始生产各式新兴加热类厨房小家电产品。公司核心产品空气炸锅、空气烤箱可能存在因加热类厨房小家电行业产品的迭代与更新被新技术或新产品替代的风险。

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关联方拆借资金数亿元

2018年-2020年,比依电器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5.78%、74.71%和 72.68%,资产负债率较高,均在70%以上,公司债务压力较大。与同行对比,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74.43%、47.75%、32.23%,公司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且变化趋势异于同行,特别是2019年和2020年,公司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相差26.96%和40.45%。截至报告期末,存在关联方对公司的担保金额达2.2亿元。

此外,报告期内,比依电器的流动比率分别为1.05、1.04、0.98,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1.55、2.14、3.66;速动比率分别为0.82、0.81、0.68,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1.15、1.73、3.12。值得注意的是,比依电器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不仅低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并且呈现持续下降的趋势,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趋势相反。

从现金流上看,比依电器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2018年度为小负到2019年有所好转,2020年度又转而为负,可谓一路流血经营。

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权衡财经注意到,这情况依然难阻止控股股东对公司资金的长期占用。报告期内,比依电器向比依集团拆出的资金分别为2.35亿元、1.46亿元、205.33万元,三年合计高达3.8亿元。2018年和2019年公司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中的关联方往来款项分别为1.81亿元、1.1亿元,主要系比依集团向公司进行资金拆借。

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报告期内,比依电器合计利润分配9,000万元,全部为现金股份分配,其中6,750万元向比依集团支付的分红款未有现金流,直接抵减对比依集团对往来款。2019年下半年以来,实际控制人陆续通过转让公司股权、公司现金分红等方式偿还占用资金,截至2020年4月末,占用资金全部结清。

2018年和2019年,公司分别为中易致远拆出资金3150万元和2072万元,中易致远是比依电器董事、财务总监金小红任监事的公司,已于2021年4月8日注销;2019年,宁波鲸鱼向公司累计拆借700万元并于当年归还,比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结算利息,宁波鲸鱼系比依电器持股60%;2020年1月公司总经理胡东升向公司拆借100万元,于4月归还,未结算利息。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2018-2020 年公司的外协加工费分别为2,763.62万元、2,108.05万元和6,265.88万元。报告期,公司曾向关联方宁波鲸鱼、凤凰金银和彩鹤科技(深圳)有限公司采购商品。

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曾因对外担保事项涉诉

报告期内,公司曾因对外担保事项涉诉。2014年12月18日,新峰公司向建行余姚支行借款人民币1,000万元,因新峰公司未按约支付利息,到期后也未依约归还本金和利息。后公司替新峰公司归还了该笔借款本金1,033,402元,并于2017年12月4日向建行余姚支行出具承诺书,确认了欠款本金及利息,继续为新峰公司的该笔借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2017年12月22日,建行余姚支行将包含该笔借款债权在内的一系列债权转让给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公司(以下简称“信达公司”)。后信达公司向余姚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归还借款本金8,966,598 元并支付利息。2018年8月22 日,余姚市人民法院判令公司归还信达公司借款 8,966,598 元并支付利息,承担案件受理费85,079元。判决生效后,公司未实际履行。

包括该笔借款在内,新峰公司欠信达公司的债务另有第三人提供的最高额抵押担保,余姚市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依法处置了一批涉案抵押物,先后向信达公司发放执行款合计 78,068,029.43元。

2020年10月9日,余姚市人民法院向公司发出通知,认为经抵押物拍卖款在每笔债务中比例分摊后,公司还需归还信达公司1,869,690.79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85,079元。2020年10月27日,信达公司与光大金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大金瓯”)签署《债权转让合同》,信达公司将该笔借款的债权转让给光大金瓯。

2020年12月10日,光大金瓯与宁波甬陆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甬陆”)签署《委托处置合同》,根据合同约定,光大金瓯委托宁波甬陆对该笔借款的债权进行处置,委托期间一年。2020 年 12 月 28 日,宁波甬陆向公司出具《确认函》,确认宁波甬陆放弃对公司主张任何权利,若光大金瓯向公司主张权利的,由宁波甬陆负责处理,与公司无关。

为尽快解除公司对新峰公司的担保,经公司与新峰公司、光大金瓯、宁波甬陆等多次协商,确定由宁波甬陆自光大金瓯单独受让该笔债权,并在取得债权后免除发行人的担保责任。为加快受让进程,比依电器关联方舟山信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于2021年1月11日向宁波甬陆支付人民币100万元,专项用于宁波甬陆受让该笔债权。

2021年1月29日,光大金瓯与宁波甬陆签署《债权转让协议》,光大金瓯将该笔借款的债权以106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宁波甬陆。同日,宁波甬陆与公司签署《和解协议》,就该笔借款,宁波甬陆免除公司的担保责任,放弃对公司主张任何权利。

类似情况还有,2017 年度,比依电器为浙江金源电气科技有限公司在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 司余姚支行的借款1,000.00万元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贷款期限自2017年7月13日起至2018年1月13日止,担保期限为债务履行期间届满之日起两年,浙江金源电气科技有限公司未依约支付利息及归还本金。尽管律师认为公司对前述贷款担保的保证期间已过,公司无须对该笔贷款承担保证责任,实控人还出具承诺,由实际控制人代替公司承担可能的担保责任。

此案最新进展,据裁判文书网(2020)浙0281民初10198号文件显示,2020年12月14日,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余姚支行诉被告浙江比依电器股份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法院于2020年12月1日立案受理后,由于原告未在规定期限内向本院预交案件受理费及保全费,又未提出免交、缓交申请,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按原告自动撤诉处理。

权衡财经查阅前五大其他应收款,浙江金源电气科技有限公司原发起人宁波金源电气有限公司为公司2018年、2019年的前五大其他应收款客户之一,均为315.44万元,分别315.44 1.62%和2.66%系非关联方往来款,可见占款长达一年,上述两公司均为胡元成实控,参保人数均为0人,而其被执行金额高达1.77亿元之多。

比依电器社保缴纳严重不足,控股股东长期拆借大额资金

比依电器借着厨房小电身份冲刺资本市场,在代工为主的营收构成中,将如何维持长期的规范经营;其社保缴纳比例严重不足,或给了投资者一个参照。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