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程无忧发布《2022非正式雇佣调查报告》

"摆脱办公室"成为疫情下的职场关键词

上海2022年4月26日 /美通社/ -- 中国领先的人力资源服务商前程无忧今天发布《非正式雇佣调查报告》。报告称,2020新冠疫情爆发,使得尚处在小心探索和局部应用的智能技术开发、组织敏捷变革、业务转型线上和平台经济扩张一下子提速并且强势。远程(在家)办公令"工作"和"上班"成为不同的概念,拥有"不需要办公室"的技能已成为必须。报告预测,当疫情再次汹涌来袭,个人离开组织,企业用更灵巧的姿态寻求技能方面的合作将更常见。而相关的管理和社会保障等法规将对这一已成规模的用人和就业方式走向起到决定作用。

基于前程无忧长期合作的企业用户,前程无忧向中国四个一线城市和20个经济发达城市发出调查邀请835份,回收有效问卷580份。受访雇主中,员工规模(包含非正式雇佣员工) 2000人的大型企业105家,员工 2000 人以下的中小型企业475家。所有的大型企业都包含了非正式员工,97%的中小企业有非正式员工,另有3%的雇主均表示将在2022年尝试这一用工方式。受访雇主中,所有的国有企业、跨国公司和事业机构均有非正式雇佣员工。没有非正式雇员的企业均来自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占受访雇主58%。 但是饱受关注的互联网共享平台未参加此项调查。   

报告以"非正式雇佣"为主题, 对包含劳务派遣、实习、退休返聘、小时工(非全日制用工)、 自由职业者和 BPO (业务外包)  模式等6这种用工方式进行调研。


企业内非正式雇员的来源

前程无忧的《非正式雇佣调查报告》说,非正式雇佣普遍存在于企业中,且雇佣双方都有进一步增强的主观意愿,不仅出于降低成本的动机,也是因为高技能和年轻人才的吸引陷入困局。90%的中国雇主将 "留住核心员工"列为2021人力资源的第一战略,第二是"招聘"。而在2018~2019年的HR战略优先分别为"技能培养"(73%)和"人力资源数字化"(68%), "组织发展和变革"2018年以来一直位列企业年度人力资源战略TOP 3 的优先级。

近80%企业通过第三方派遣或者业务外包等方式,解决大量一线人手招聘和员工事务性管理工作。但是相对而言,民营企业非正式雇佣资深技术/专业人员的情况更多。中小企业占多数的民营企业对成本更敏感,对技术/专业人员的吸引和保留挑战更多,倾向通过自由职业者或者兼职员工等获得。

该报告的主要撰写人、前程无忧首席人力资源专家冯丽娟表示,灵活对雇主们意味着更低成本和更高的效率。疫情之中和疫情之后,企业们不得不习惯在骤停的业务和突现的商业机会之间快速切换,同时面对人才奇缺和员工冗余的双重压力,兼顾短期商业收益和可持续的远期目标。


非正式雇员的比重和作用

前程无忧的《非正式雇佣调查报告》说,38%雇主将在2022年增加非正式员工的雇佣,特别是大型企业和民营企业。雇主们对于多形式获得劳动力和技能已经形成共识。对于灵活雇佣的效果也投了赞成票。44%的雇主将保持现有非正式雇佣的员工规模,2021年增加和持平非正式员工的企业数占79%。

该报告表示,视频会议、流程管理等移动技术工具广泛使用,远程的协同协作能力大幅进步。受访雇主认可:顾客、同事和供应商几乎都可在线接触,超过三分之二的工作可以远程开展;会议/市场活动/客服和审核等运营的大部分流程可远程进行;招聘面试/入职和培训/绩效考核,以及组织内沟通方式都可远程完成。2020年以来,70%以上的雇主们在①网络和软件开发类②市场推广类③设计制作类④技术研发类⑤工程咨询类⑥战略咨询类等与自由工作者有合作的经历。

与此同时,大流行极大程度地改变了工作者的职场态度和财富观,比如"健康"和"照顾家人"。前程无忧2021年11月的一项调查显示,89%的个人受访者表示对现在工作比一年前感到更多的倦怠。投票显示,在考虑新的工作机会时,工作地点、工作时间和薪酬福利水平分列前三要素。2019年的调查显示,薪酬福利水平、职业发展和企业市场地位列前三。参加此项调查的受访者38%在25岁以下的年轻人,71%为28岁以下的年轻人。其中近一半(46%)表示,仅薪资不足以支撑他(她)们的衣食住行,父母贴补和副业是他们的第二/第三来源。这意味着员工对单一雇主的依赖不复以往。


管理难度和合规风险成为非正式雇佣的最大挑战

调查同时发现,远程办公和自我雇佣并非代表完美或者先进的工作方式和雇佣方式。"管理困难"(53%) 成为雇主采用非正式雇佣模式后最大的挑战。68%民营企业和59%国有企业表示,非正式雇佣易引发劳动纠纷,不仅消耗企业精力,对企业的雇主品牌有很大的损伤,特别是对大型企业(56%)的负面影响远大于中小企业(43%)。69%民营企业和53%跨国公司对于合规和法律风险深感压力。劳务派遣之外的其他非正式雇佣形式均免于雇主的社保义务。随着非正式雇员队伍迅速壮大,相关法律必须在充分就业、就业者保障和公平以及国家社保费之间进行平衡和调整。

国家统计局年初表示"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2亿人左右"。全国高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数据统计,2020年和2021年两届全国高校毕业生的灵活就业率均超过16%。冯丽娟表示,­工作人群的结构变化和技术发展,基于技能采购而非成本优势的非正式雇佣正在形成趋势。当下全球范围的劳动力短缺已经超过2019年水平。但是如果换一种更宽泛的角度去考虑可用的劳动力——无法全天工作的人、行动不便的人、较老龄(40~60岁)技能不充分的人等纳入候选库,采用灵活的雇佣和合作方式,那么人选将变得充裕。事实上,企业也不得不这么做。

冯丽娟说,可就业人口增长乏力,非正式雇佣已经大到上亿人规模,与正式雇佣形成竞争。现有的法律已经无法满足这一模式和正式雇佣的并行、良性发展的需求。鉴于优步司机在多个国家被裁定为"正式雇员",爱彼迎代房东向当地政府缴付旅游相关税收等情况,法律对于非正式雇佣的地位确认,规模的限定,对于雇佣者和个人在权益保障中权责认定等都需要与时俱进。另一方面,正式雇员和非正式之间的巨大差异,雇主们建立适合非全职员工的管理体系和员工关怀制度也势在必行。消息来源:前程无忧51job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