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日达期末回款已不佳,多项指标不及同行,外协商质量堪忧

鸿日达期末回款已不佳,各项指标不及同行,外协商质量堪忧

文:权衡财经研究员 余华丰

编:许辉

精密连接器的市场需求跟5G终端设备如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产品的换机潮紧密相关,不过从龙头立讯精密的股价来看,从1月7日的50.20元/股高位一路跌至4月29日的25.61元/股,又回升至发稿时的33.97元/股,虽有起伏,但“00后4年不换机”、“年轻人为什么不愿换手机”等上热搜也让相关企业背后一阵凉意。

精密连接器企业鸿日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鸿日达)拟在创业板上市,已于4月14日上会通过,6月7日提交了注册,保荐机构为东吴证券。本次发行新股不超过5,167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此次拟募资4.83亿元用于昆山汉江精密连接器生产项目拟投入4.225亿元和补充流动资金6,000万元。

鸿日达夫妻持股82.55%,王玉田曾因境外设立公司未登记受警告;主要产品单价连年下滑,毛利率低于同行,客户状况不佳;研发费用率不敌同行,发明专利多受让,报告期内无新发明专利;外协商质量堪忧,应收账款和存货周转率低于同行,回款逾期情况突显;募投于单价不断下滑的连接器,现金流不佳难阻分红后募资补流。

夫妻持股82.55%,王玉田曾因境外设立公司未登记受过警告

2003年6月19日,ATAC在昆山市玉山镇设立外商独资企业“昆山捷皇电子精密科技有限公司”,该外资企业注册资本为500万美元,以进口设备和美元现汇投入。2020年7月6日,捷皇有限筹划股改期间,公司名称拟由“昆山捷皇电子精密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鸿日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10月,捷皇有限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截至注册稿签署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玉田直接持有公司股份9,279.9243万股,直接持股比例为59.8705%,为公司控股股东,石章琴直接持有公司股份750.0000万股,占公司股份比例为4.8387%。此外,王玉田通过其控制的豪讯宇企管、昌旭企管间接持有公司13.9748%和3.8710%股权。王玉田、石章琴夫妇合计控制公司82.5550%的股份,系公司实际控制人。股权相对集中,本次发行后,王玉田、石章琴仍将继续拥有对公司的控制权。

值得注意的是,王玉田曾于2013年12月、2014年8月在萨摩亚先后投资恩港有限公司和鸿日达集团有限公司。因在境外设立公司时未办理登记,王玉田被国家外汇管理局张家界市中心支局于2018年5月30日给予警告,并处罚款1.00万元。

报告期内,公司土地购置、厂房建设及机器设备投入等资本性支出较大,公司除向银行借款外亦向实际控制人拆借资金。鸿日达2019年及2020年分别拆借资金1,205.00万元和1,761.00万元并在当年全部归还。报告期内,公司实际控制人王玉田、石章琴为公司借款、承兑汇票等银行融资提供担保,公司作为被担保人接受担保金额合计为6.62亿元。

鸿日达期末回款已不佳,各项指标不及同行,外协商质量堪忧

此外,公司存在通过向金融机构抵押不动产、缴纳保证金、质押动产等方式获得有关授信额度、贷款或开具银行承兑汇票的情况。截至2021年末,公司抵押的土地使用权面积为11.26万平方米,抵押的房产面积为7.90万平方米,质押的应收票据为3,182.83万元。

报告期内,公司基于产能扩建、新建生产加工环节等需要,土地使用权及厂房购置、生产设备投入等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购建所支付的现金分别为1.292亿元、9,503.52万元和1.185亿元。由于非流动性资产投入金额较大,公司负债金额较高,流动比率、速动比率相对较低,资产负债率(母公司)相对较高。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流动比率分别为0.72、0.85和0.91,速动比率分别为0.51、0.62和0.59。报告期内,2019年和2020年公司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水平1.42和1.52,1.06和1.16。报告期各期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1.85%、72.19%及66.18%,相对较高,2019年和2020年可比同行均值分别为38.90%和40.88%。公司存在一定的短期偿债风险。

鸿日达期末回款已不佳,各项指标不及同行,外协商质量堪忧

此外,2019年7月,捷皇有限因生产车间粉料机岗位噪声强度超过国家职业卫生标准,未指导、督促两名员工正确使用、穿戴个人劳动防护用品,未书面告知两名员工职业健康检查结果,未按照规定组织部分员工进行职业健康检查被昆山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给予警告,责令限期改正,并处8.00万元的罚款。

主要产品单价连年下滑,毛利率低于同行,客户状况不佳

鸿日达主要从事精密连接器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产品主要应用于手机及周边产品、耳机、可穿戴设备等消费电子产品的生产制造。2019年-2021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818亿元、6.055亿元和6.183亿元,2020年和2021年营收分别增长25.67%和2.11%;各期净利润分别为3824.61万元、6212.95万元和6461.60万元,2020年和2021年净利润分别为增长62.45%和4.00%。2019年-2021年公司获得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215.47万元、848.56万元和1682.73万元,占各期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5.63%、13.66%和26.04%。

报告期内,公司连接器产品主要为卡类连接器、I/O连接器、耳机连接器、电池连接器及其他连接器,广泛应用于多种类型的手机,耳机、数据线等手机周边产品,电脑及其他消费电子产品。公司的精密机构件产品主要为各类MIM工艺机构件,包括摄像圈支架、摄像头装饰件、笔记本转轴、智能手表卡扣等,主要应用于手机、电脑等便携式智能终端,以及“小天才”手表等智能穿戴设备领域。其中,精密连接器的销售是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报告期内,公司精密连接器的销售收入分别为4.468亿元、5.479亿元和5.39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3.71%、92.38%和89.88%;精密机构件收入分别为2855.35万元、4293.39万元和5749.99万元,占比分别为5.99%、7.24%和9.57%,销售收入增长较快。

鸿日达期末回款已不佳,各项指标不及同行,外协商质量堪忧

2019年-2021年,公司连接器整体单价处于连续下滑,分别为0.29元/件、0.28元/件和0.24元/件。其中,卡类连接器产品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7.06%、35.54%和35.78%,为公司最主要的产品,单价由2019年的0.31元/件下滑至2021年的0.26元/件。精密机构件单价由2019年的2.75元/件上涨到2021年的5.04元/件。

鸿日达期末回款已不佳,各项指标不及同行,外协商质量堪忧

根据LPInformation的研究报告,2020年,全球手机连接器市场规模为30.649亿美元,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20年美元兑换人民币汇率的平均价格折算后为人民币211.40亿元,2020年度公司产品中手机连接器的销售收入为4.05亿元,由此测算,2020年公司手机连接器的全球市场占有率为1.92%。近年来,全球连接器行业竞争日益激烈。公司主要产品应用于手机生产制造,当宏观经济处于下降阶段、居民消费低迷时,手机消费萎缩。

报告期内,公司对联创宏声、全成电子等客户销售的连接器产品主要应用于华为耳机及耳机插口转换器,对伯恩光学等客户销售的精密机构件产品主要应用于华为P系列手机。2020年以来,美国制裁华为、限制对其的芯片供应后,华为手机等移动终端产品的销量快速下滑,已经跌至第六名,

报告期内公司华为移动终端相关业务的销售规模出现一定的下滑,其中华为耳机及耳机插口转换器相关产品的销售收入各期分别为7,602.73万元、6,781.91万元及1,727.20万元;华为P系列手机相关产品的销售收入各期分别为1,335.32万元、951.82万元及0万元。未来,公司华为移动终端相关产品的销售规模存在进一步下滑的风险。

2021年手机周边产品的收入出现下滑;报告期各期,公司对小米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251.60万元、1,435.78万元及3,491.89万元,各期波动较大。因产品迭代或其他原因导致下游客户产品结构发生变化时,公司存在不能与客户保持持续合作关系的风险,进而对公司的收入稳定性带来一定的影响。

国际连接器生产厂商集中于欧美、日本、中国台湾等国家或地区。在国内,公司主要竞争对手为立讯精密、长盈精密、乾德电子、胜蓝股份、创益通。对比同行,国内技术水平与国际先进水平存在差距,公司规模和产能相对偏小。报告期内,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4.57%、28.11%和26.99%,2020年和2021年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7.11%和29.05%,公司毛利率低于同行均值。

鸿日达期末回款已不佳,各项指标不及同行,外协商质量堪忧

研发费用率不敌同行,发明专利多受让,报告期内无新发明专利

2019年末-2021年末鸿日达的员工人数分别为1290人、1539人和1386人,2020年较2019年增加249人,2021年较2020年减少153人。其中,2019年公司劳务派遣人数为362人,占当期员工总数的比例为21.91%,存在劳务派遣用工超过用工总人数10%的情况。报告期各期末,公司社会保险未缴纳人数分别为231人、178人和78人,住房公积金未缴纳人数分别为537人、334人和67人。

鸿日达期末回款已不佳,各项指标不及同行,外协商质量堪忧

报告期各期,公司的期间费用分别为6,892.96万元、8,364.16万元和8,972.23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4.31%、13.81%和14.51%,其中以管理费用、研发费用及销售费用为主。从期间费用具体明细构成来看,职工薪酬及研发物料消耗占比较高。其中,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2,489.91万元、3,383.20万元和3,423.74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17%、5.59%和5.54%,2019年和2020年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均值分别为7.49%和7.09%,公司研发费用率低于同行均值。

截至2021年12月31日,鸿日达取得授权专利123项,其中发明专利27项、实用新型专利96项。值得注意的是,公司27项发明专利中,申请时间均在2011年-2016年之间,且其中14项均为受让取得。

外协商质量堪忧,应收账款和存货周转率低于同行,回款逾期突显

鸿日达前五大外协商中,深圳市宏易兴科技有限公司为2021年第五大外协商,公司向其采购喷涂服务,采购额为263.76万元,占外协采购总额的6.12%,公司采购总额的0.96%。宏易兴成立于2020年9月7日,注册资本100万元,实缴为0万元,参保人数为0人。

昆山英利悦电子有限公司为公司提供真空电镀,为公司2021年第二大外协商,当年采购额度为459.60万元,占外协采购额的10.67%。查阅公开信息,2015年,其因与深圳市锋之达电器制造有限公司的纠纷沦为被执行人。

深圳市亨利莱科技有限公司为2020年第二大外协商,公司向其采购喷涂服务,采购额为528.95万元,占外协采购总额的8.57%,占公司采购总额的1.88%。虽然亨利莱科技成立于2014年,2021年年报显示实缴仍为0万元,参保人数为0人;2021年4月19其因未按规定期限公示2020年年度报告被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龙岗局移入经营异常名录。

太仓连桥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为2020年第四大外协商,公司向其采购电镀服务,采购额为360.29万元,占外协采购总额的5.83%,占公司采购总额的1.28%。查阅公开资料,2018年-2020年参保人数分别为8人、8人和15人,2021年年报迄今未提交。2021年5月24日还因违反危化品安全管理条例被处罚。

鸿日达期末回款已不佳,各项指标不及同行,外协商质量堪忧

苏州市华婷特种电镀有限公司为2019第一大外协商,公司向其采购电镀服务,采购额为2,552.31万元,占外协采购总额的23.83%,占公司采购总额的10.86%。查阅公开资料,其曾多次超标排放大气污染特被出示行政处罚。

鸿日达期末回款已不佳,各项指标不及同行,外协商质量堪忧

报告期各期末,鸿日达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773亿元、2.21亿元和1.94亿元,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6.32%、36.79%和31.38%。各期坏账准备分别为1312.67万元、1480.05万元和1002.55万元。报告期各期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72次、3.04次和2.98次。2019年和2020年公司可比同行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分别为3.87次和4.14次,高于公司。

鸿日达期末回款已不佳,各项指标不及同行,外协商质量堪忧

2019年末及2020年末应收账款的期后回款金额分别为1.77亿元和2.19亿元,期后回款比例分别为99.84%及99.30%,应收账款已基本收回。2021年末应收账款余额截至2022年3月20日的回款比例为56.98%,已经出现了显著的逾期情况。

鸿日达期末回款已不佳,各项指标不及同行,外协商质量堪忧

报告期各期末,鸿日达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1亿元、1.341亿元和1.724亿元,占各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8.60%、26.77%和35.92%。其中,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余额合计分别为7,625.10万元、9,589.36万元和9,692.98万元,占存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9.57%和61.68%和50.70%。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跌价准备余额分别为1,795.70万元、2,132.32万元和1,880.63万元,计提比例分别为14.03%、13.72%和9.84%。2019年-2021年,公司存货周转率分别为3.01次/年、3.07次/年及2.60次/年,存货周转率下降,且低于2019年和2020年同行均值5.13次和4.96次。

募投于单价不断下滑的连接器,现金流不佳难阻分红后募资补流

鸿日达本次募集资金将用于昆山汉江精密连接器生产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本次募投项目系对公司现有业务布局的补充、扩展和完善,两者高度相关,有利于新旧产业快速融合。公司“昆山汉江精密连接器生产项目”建成后,预计新增固定资产账面原值3.365亿元,每年新增折旧2,559.20万元。如果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产生的实际收益低于预期,则新增的固定资产折旧将提高固定成本占总成本的比例,加大公司的经营风险。

昆山汉江精密连接器生产项目由公司全资子公司昆山汉江实施建设,项目投资总额4.225亿元,建设期为2年。昆山汉江系捷皇有限2016年收购的全资子公司,支付的股权价款为1,683.98万元,捷皇有限通过收购昆山汉江100%股权,新增土地使用权3.66万平方米,房屋建筑物1.57万平方米。

权衡财经注意到,2019年-2021年,鸿日达连接器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7.31%、98.07%、99.70%,逐年呈上升趋势,精密机构件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6.66%、77.01%、75.32%,逐年呈递减趋势。从产销率来看,公司的精密机构件2020年和2021年均超100%。精密机构件2019年-2020年收入增长较快且单价一路上涨,而连接器单价却一路下滑,公司募资仍扩产连接器,而并未提及精密机构件。

鸿日达期末回款已不佳,各项指标不及同行,外协商质量堪忧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5,006.37万元、5,006.74万元和3,914.94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3.01%、9.99%和8.16%。公司的现金流量并不佳,报告期三年,除2019年度有流入外,2020年仅0.36万元,2021年甚至已经流出2005.39万元。不过,这没有阻止公司以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总股本15,500万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0.45元(含税),共计派发697.50万元现金分红。

鸿日达期末回款已不佳,各项指标不及同行,外协商质量堪忧

此外,除单独补流流动资金6000万元之外,昆山汉江精密连接器生产项目中涉及铺底流动资金4580.8万元,合计补流资金已超亿元。鸿日达的整体经营状况给投资者的前景或不妙,其登陆资本市场后,业绩是否变脸还有待进一步跟进。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

恭贺起帆电缆605222主板上市!

艾布鲁完美申购18.39元/股

避雷器龙头金冠电气顺利上市!

仕净环保申购结果公布!

迪阿股份上市超募超3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