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链企业荣旗科技IPO:信披或不实,期后回款恶化,毛利率下滑

果链企业荣旗科技IPO:信披或不实,期后回款恶化,毛利率下滑

文:权衡财经研究员 王心怡

编:许辉

虽然果链企业普遍具有大客户依赖,不具备议价权,难形成核心竞争力,价值有限,但毕竟是生产力。苹果2020年中国果链(含内地、香港和台湾)还占据了供应商名单近一半,多达96家。2020年第一季度,苹果打上“印度制造”标签的iPhone销售近100万部,同比增长50%,4月份苹果最新机型iPhone 13系列开始在鸿海印度清奈工厂生产,中国果链企业的改型也是迫切的,比如转向新能源汽车体系代工。

荣旗工业科技(苏州)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荣旗科技)拟在创业板上市,将于6月17日迎来上会审核,保荐机构为东吴证券。本次公司发行新股不超过1,334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拟投入募集资金2.92亿元用于智慧测控装备研发制造中心项目、补充营运资金。

荣旗科技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存在股权回购条款尚未终止;营收净利润增幅直线下滑,毛利率一路下滑,公司整体规模偏小;对苹果产业链依赖,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变化大,与客户存在数据差异;应收账款集中度高且走高,期后回款恶化,资产负债率较2019年近乎翻番;大量使用劳务外包,应付和应交各项费用占比高。

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存在股权回购条款尚未终止

荣旗科技前身于2011年8月30日在江苏省苏州工业园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成立,有限责任公司设立时名称为苏州市琼微家居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万元,其中股东倪兆林、张红运分别以现金方式出资5万元。2014年12月19日,吴开华、钱曙光和柳洪哲以1元/单位注册资本的价格受让全部出资额,企业名称变更为荣旗工业科技(苏州)有限公司。2018年10月,整体变更设立股份有限公司。

荣旗科技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钱曙光、汪炉生和朱文兵三人,合计持有公司63.85%的股份,处于绝对控制地位。本次发行完成后,实际控制人仍将持有公司47.88%的股份。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钱曙光持有公司93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40%;汪炉生持有公司93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40%;朱文兵持有公司682.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05%。钱曙光、汪炉生和朱文兵合计持有公司2,554.00万股,占总股本的63.85%。根据历史上的合作关系、公司实际运作情况以及钱曙光、汪炉生和朱文兵三人签署的《一致行动人协议书》,钱曙光、汪炉生和朱文兵三人为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报告期内未发生变化,且在本次发行后的可预期期限内将继续保持稳定、有效存在。

2014年12月19日,吴开华、钱曙光和柳洪哲以1.00元/单位注册资本的价格受让荣旗有限的全部出资额。到了2022年3月22日,吴开华已经消失在股东行列,不仅如此,吴开华还是苏州鼎炬机器人有限公司的股东,后者系荣旗科技报告期初注销的子公司。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钱曙光、汪炉生和朱文兵与股东君尚合钰、中小企业基金、汇启锦通和明善汇德签署的相关投资协议中存在股权回购条款,且尚未终止。相关方已经对上述对赌条款的中止/终止作出了明确约定,上述对赌条款自公司完整提交上市申报材料后中止,如公司成功上市,则股权回购条款自动终止;如公司未能成功上市,则恢复生效。

营收净利润增幅直线下滑,毛利率一路下滑,公司整体规模偏小

荣旗科技主要从事智能装备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及技术服务。2019年-2021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21亿元、2.427亿元和2.90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274.96万元、4511.82万元和5745.87万元。2020年和2021年营收增幅分别为137.71%和19.78%;净利润增幅分别为98.33%和27.35%。

2022年1-3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88.61万元,较上年度同期增长45.86%;扣非归母净利润-443.13万元,较上年度同期减少62.72万元。预计公司2022年1-6月可实现营业收入9,200万元至1.1亿元,较2021年1-6月增长0.69%至20.39%;预计2022年1-6月可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560万元至710万元,较2021年1-6月变动-9.53%至14.70%。

2019年-2021年,公司下半年主营业务收入占全年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8.99%、94.88%和68.73%,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呈现出明显的季节性波动特点,而相关期间费用在年度内较为均衡地发生。因此,可能造成公司第一季度、半年度或者第三季度出现季节性亏损或盈利较低的情形,公司经营业绩存在季节性波动风险。

荣旗科技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源于智能装备销售、治具配件销售和改配升级服务,其中智能装备销售是公司核心的收入来源。报告期内,公司智能检测装备收入分别为5,517.45万元、1.872亿元和2.325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4.06%、84.49%和80.19%,是公司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智能组装装备的销售额分别为2,385.47万元、422.40万元和1,121.75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3.37%、1.91%和3.87%;治具及配件的收入分别为2,303.44万元、3,013.20万元和4,623.21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2.57%、13.60%和15.94%。

果链企业荣旗科技IPO:信披或不实,期后回款恶化,毛利率下滑

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消费电子行业,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5.31%、99.26%和90.68%,系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重要来源。

果链企业荣旗科技IPO:信披或不实,期后回款恶化,毛利率下滑

公司产品以智能检测装备为主,重点服务于苹果公司产品的无线充电和MIM结构件等领域,平均收入占比为72.91%。公司主要专注于单一应用领域、核心客户的业务拓展,使得在其他领域的技术积累和生产经验不足,增加了后续市场开拓的难度及风险,因此公司存在新业务拓展的风险,对未来经营规模持续扩张存在不利影响。

报告期各期,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3.50%、46.80%和45.75%(不包含其他履约成本),处于较高水平,但呈下降趋势。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44.14%、42.63%和41.26%,公司毛利率高于同行均值。

果链企业荣旗科技IPO:信披或不实,期后回款恶化,毛利率下滑

对苹果产业链依赖,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变化大,与客户存在数据差异

苹果公司作为国际领先的消费电子领域品牌商,报告期内,苹果公司既直接向公司采购,亦存在苹果产业链的制造商向公司大量采购智能装备的情况。报告期各期,公司直接或间接向苹果的销售金额分别为5,318.78万元、2.035亿元和2.304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2.11%、91.85%和79.44%。随着公司与苹果公司合作的深度及广度不断扩大,公司对苹果产业链存在依赖的风险。深交所要求公司结合国际形势、消费电子行业发展趋势、近期国内卫生环境的影响、公司在手订单及实施进展、产品结构相对单一等事项,说明公司成长性、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较大风险。

报告期各期,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7,443.15万元、1.833亿元和1.735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2.93%、82.73%和59.85%,客户集中度较高。其中立讯精密一直为第一大客户,公司主要向其提供各类智能检测装备和智能组装装备,公司向其销售金额分别为3141.41万元、8676.60万元和6688.06万元,销售金额呈波动状态,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0.78%、39.16%和23.06%。

信维通信为公司2019年第五大客户,销售金额为522.40万元,2020年和2021年成为了公司的第二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5662.98万元和3655.26万元。2020年公司对其的销售额较2019年翻了10倍之多。

歌尔股份为公司2019年第二大客户,销售金额为2552.08万元,2020年和2021年为公司第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891.85万元和1916.11万元。

果链企业荣旗科技IPO:信披或不实,期后回款恶化,毛利率下滑

权衡财经注意到,2020年公司向浙江田中精机股份有限公司销售口罩机金额为873.06万元,采购机械加工件金额为14.47万元。查阅田中精机2020年年报显示,田中精机向公司的采购额为1400.06万元,与公司披露的数据差额为527万元。

果链企业荣旗科技IPO:信披或不实,期后回款恶化,毛利率下滑

报告期内,荣旗科技存在供应商与客户重叠的情况。2019年-2021年,销售额合计分别为88.43万元、970.86万元和136.37万元;采购额合计分别为103.65万元、333.33万元和962.09万元。

应收账款集中且走高,期后回款恶化,资产负债率较2019年近乎翻番

报告期各期末,荣旗科技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3,279.72万元、7,512.73万元和9,695.03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3.97%、27.14%和34.64%,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相对较大。近三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94天、85天和114天。公司应收账款客户主要为立讯精密、信维通信、歌尔股份、富士康、仁宝电脑、领益智能等重要的电子制造服务商,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前五大应收账款客户合计余额占同期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88.90%、81.51%和61.97%,公司应收账款客户集中度较高。截至2022年4月30日,报告期各期末应收账款期后回款比例分别为100.00%、99.97%和60.02%,2021年回款情况出现较大的恶化。

果链企业荣旗科技IPO:信披或不实,期后回款恶化,毛利率下滑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011.38万元、6,425.09万元和7,650.90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0.83%、23.21%和27.35%。公司存货主要由原材料、在产品、库存商品及发出商品构成,其中发出商品占比例较高,报告期各期末发出商品占存货余额的比例平均为56.82%。报告期期末公司向发出商品前五名客户发出商品总额占报告期末发出商品余额比例为82.24%。

果链企业荣旗科技IPO:信披或不实,期后回款恶化,毛利率下滑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为32.48%、60.32%和58.90%,资产负债率(合并)分别为28.27%、54.68%和50.90%,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上升较快。可比同行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24.55%、27.40%和34.86%,公司资产负债率远高于同行均值。此外,报告期内,公司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

果链企业荣旗科技IPO:信披或不实,期后回款恶化,毛利率下滑

大量使用劳务外包,应付和应交各项费用占比高

报告期内,公司通过劳务外包的形式将部分设备组装工序外包给相关公司完成。该类工作较为简单,对工作技能要求较低,外包工序只涉及替代性强的非关键工序,不涉及研究开发、工艺设计、机械自动化等核心技术或关键环节。报告期劳务外包费用分别为75.41万元、374.84万元和209.34万元。2020年上半年,公司生产员工人数不能满足客户订单增加以及交期要求,故劳务外包费用较2019年度增长较大。

报告期各期,公司制造费用中公司间接人工职工薪酬金额分别为524.55万元、965.53万元和1,582.10万元,占制造费用的比重分别为62.58%、60.49%和60.71%,职工薪酬占制造费用的比重基本稳定。截至2021年底公司的生产人员为192人,占员工总数的39.43%。由此可大致估算公司的生产人员的间接职工平均工资为8.24万元/年/人。按劳务外包员工薪酬等同生产人员平均薪酬,则报告期分别用工人数为:9人、46人和26人。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及其子公司员工人数分别为245人、410人和487人,劳务外包用工数占总员工数比例为3.67%、11.22%和5.33%。

劳动法对劳务派遣工数量不能超过派遣单位总用工量的10%、劳务派遣协议必须注明报酬和社保、派遣工与用工单位职工同工同酬等进行了规定,所以很多企业将劳动派遣转为劳务外包,但劳务用工实质是一致的,2020年荣旗科技或已经涉嫌劳务用工超标。从职友集的参考数据来看,荣旗科技的经常加班情况还是占比较高的。

果链企业荣旗科技IPO:信披或不实,期后回款恶化,毛利率下滑

报告期内,荣旗科技研发人员薪酬分别为1,141.67万元、1,767.09万元和2,671.75万元,占各期研发费用的比例分别为83.41%、75.48%和77.60%。截至2021年底公司研发人员为174人占比为35.73%,或可估算公司的研发人员平均工资为15.35万元,拿此作整个公司的平均工资算,对照报告期各期末,应付职工薪酬均为公司已计提尚未支付的员工工资、奖金等。公司的应付职工薪酬余额分别为716.36万元、1,144.79万元和1,222.40万元,占负债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4.74%、7.20%和6.96%。公司报告期各期末,欠薪的员工人数达46人、75人和79人。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的应交税费金额分别为105.52万元、1,232.65万元和1,243.42万元。与应付职工薪酬一起合计为821.88万元、2377.44万元和2465.82万元。而报告期各期荣旗科技的营业成本分别为4,745.95万元、1.402亿元和1.590亿元,前两者占后者的比例分别为17.32%、16.96%和15.51%。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付票据余额分别为530.05万元、9,425.86万元和6,423.58万元,均系支付原材料供应商的采购款。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付票据余额分别为530.05万元、9,425.86万元和6,423.58万元,均系支付原材料供应商的采购款。

果链企业荣旗科技IPO:信披或不实,期后回款恶化,毛利率下滑

尽管有多项的应付项目在支撑,但荣旗科技在2021年还是从2020年高达上亿的现金流入转为负数,高达3,832.83万元的净流出。尽管如此,还是难以对荣旗科技的分红变现形成障碍,2020年和2021年,公司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1,175万元和2,000万元,合计分红金额为3,175万元,而恰恰公司此次拟投入6,000万元用于补充运营资金,如此操作,将给投资者多少的想像空间。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

恭贺起帆电缆605222主板上市!

艾布鲁完美申购18.39元/股

避雷器龙头金冠电气顺利上市!

仕净环保申购结果公布!

迪阿股份上市超募超3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