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摊经济不是稳经济一时之举,更不能搞“一阵风”

近日,“地摊经济”再度成为热词,跃入公众眼帘。9月22日,上海发布20年来首次进行全面修改的新版《上海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条例》,不再要求全面禁止“路边摊”,在规定不得擅自占用道路、桥梁等公共场所设摊兜售的同时,明确区和乡镇政府可以划定一定的公共区域用于从事设摊经营、销售自产农副产品等经营活动。这在各大城市出台的市容管理条例中还属于首次。“上海摊”“已经开始馋了”“走,摆摊去”……网友纷纷跟帖评论,表达对这一政策的支持。

无独有偶,有网友在北京什刹海等地也发现了不少摆摊经营者,并感慨“地摊经济又回来了”。“地摊经济”缘何再升温?这释放出哪些积极信号,又有何现实意义?

从近了说,放宽对地摊经营的限制,乃是顺应了疫情下复苏经济的需要。曾几何时,路边摊的管理一直是中国各大城市的“老大难”问题,对于设摊经营、占道经营多采取全面禁止措施。其实,堵不如疏,适当放开地摊经营,能够有效平衡市容管理需要与民生需求,最大限度调动最广泛力量参与市场竞争、拉动经济增长。每一个流动的摊点背后都是一个家庭的生计,都是城市经济运行的毛细血管。试想,当成千上万走街串巷的谋生者行动起来,通过“摆摊”成就一个个灵活就业创业的故事,不仅能够解决一部分人群的就业问题,降低政府“保就业、保民生”的压力,还能够起到激发市场活力、促进消费、活跃经济的积极作用,对于降低城市低收入人群特别是进城务工人员生活成本,多多少少有所助益。

往远了看,放宽对地摊经营的限制,更符合城市构建良性经济生态、厚植人文和历史底蕴的发展要求。自古以来,勾栏瓦肆、贩夫走卒、引车卖浆就是中国城市文化一道必不可少的亮丽景观,以致有“先有市,再有城”的说法。这之中,“市”代表的是经济交互和产业活力,象征的是人间烟火气。一个现代城市良性的经济生态是容纳百川的多元系统,既有高大上的商城,也有接地气的地摊,能够满足不同人群多样化、多层次的消费需求。老百姓买东西未必一定要去商场,一些生活中的小物件,比如纽扣、袜子等,去家门口的地摊买,更划算,更方便。无论是从构建良性经济生态,还是从发扬历史传统层面来看,一个有产业活力和历史底蕴的城市,一定是给小商贩留下足够多的空间、足够大的政策包容度的,而这也正是一个城市该有的发展自信和人文温度。

当然,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地摊经济”在为保就业和促经济增长作贡献的同时,也为城市发展带来诸多治理难题,比如,阻塞交通、污染环境、噪音扰民、商品存在假冒伪劣、食品安全难以保障等。由此,地摊经营并不是一放就灵,更不能“一哄而上”,还要在精细化管理上下足功夫。要从政策、细则、管理等方面通盘考虑、统筹规划,探索利用公共区域有序发展夜间经济、体验经济,该堵的堵,避免无序设摊回潮;该放的放,在适当位置满足城市烟火气的需要,努力降低地摊经济的负外部效应,让其更好融入城市高质量发展的肌理中去。

针对一些人关于放宽对地摊经营的限制可能对那些交纳房租、创业成本较高的店面经营者造成冲击的担心,其实大可不必。二者的消费人群并不冲突,恰好对应了城市经济生态中的不同分层,偶然间有一些交叉和流动,地摊经济对店面经营者的冲击和影响是有限的。另外,在一些地区,地摊经济发展得好,还可以起到引流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带动旁边其他类型实体店的生意。当然,有关部门也可以结合实际情况对店面经营者进行一些政策倾斜或项目补贴,并通过有效规划实现不同经营群体间的差异化发展,避免同质化竞争。

城市烟火气,最抚凡人心。“地摊经济”归根结底是民生经济、平民经济,虽然简陋土气,但和高大上的商超经济一样,也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是中国的生机和韧性。我们要从长远的目光来看待“地摊经济”潜在的巨大价值,不只将其当成稳经济的一时之举,更不能搞“一阵风”,而是要将其充分纳入城市未来发展的长期规划中加以统筹,合理有序推进,真正让“地摊经济”为市井民生增添更多烟火气,为中国经济社会稳定健康发展注入有效动能。

作者:孟德才

来源:农民日报

图片:新华社、新华网

监制:高雅 编辑:李忆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