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债轻股,“缺乏”权益基因的农银汇理

7月15日,农银汇理公告称总经理施卫因“工作变动”已于14日正式离任,董事长许金超将代任总经理一职。有消息称,新任总经理将继续由大股东农行委派,施卫此番或将回归“老东家”农行负责资金业务。

施卫长期任职于农行体系,2019年5月正式担任农银汇理总经理。任职期间,农银汇理资产规模从2019年6月末的2036.11亿元增长至2021年一季度末的2500.83亿元。同一阶段,权益类基金规模也从162.64亿元增长至527.85亿元。

权益方面,旗下明星基金经理赵诣更是突出重围,承揽了2020年权益类基金收益前4名,农银汇理由此备受市场瞩目。为外界所不解的是,在各方基金借助“顶流”基金经理乘胜追击、力图造就“日光基”神话之际,农银汇理并没有顺势借助赵诣的“号召力”新发基金,图谋“流量”变现。而梳理赵诣旗下基金的持仓情况及净值曲线发现,能够摘得收益桂冠,“赌”意可谓明显。

据统计,2019年至上半年,农银汇理新发权益类基金仅为7只,分别为2、3、2只。在权益类基金大放异彩的近两年,农银汇理新发基金寥寥,似乎无意把握“赚钱效应”。事实上,作为银行系公募基金的代表,农银汇理债券型基金长期占据其规模的半壁江山,向来缺乏权益基因。

缺乏权益基因的农银汇理

利益集中、考核明确的基金业,依旧延续着高层高流动的趋势,个中因素自是包括了股东方的人事调整。

近年来,频繁出现高层因工作调动而离任的,主要是银行系基金。继原副总经理张晴于4月底因公司安排离任后,农银汇理总经理一职也开始了变动。

早在宣布施卫离任总经理前的3月24日,银保监会批复同意农行筹建资金运营中心,农行将合并上海管理部和金融市场部上海分部,整体转制为分行级专营机构,名称为“中国农业银行资金运营中心”。

如此一来,与外界相传此次施卫离任是农行体系内的工作调动,未来将牵头农行新设重要机构的筹建工作,或将是负责资金业务,不谋而合。

就银行系基金而言,工农中建四大行,都有相对应的公募基金。而将这四家银行系公募基金相比较,农银汇理显然居于末尾。

仅从资产规模而言,工银瑞信、建信基金、中银基金与农银汇理最新数据分别为6976.49、5291.01、3685.29以及2595.76亿元。

另外,根据一季度数据,农银汇理权益类基金及债券基金的规模占比分别为20.31%和51.63%。

全行业在快速发展,但农银汇理并没有分享到近两年来权益类基金爆发式增长的红利。

当权益类基金越发成为衡量一家公募基金“与时俱进”的态度和赚钱能力时,农银汇理似乎难逃银行系公募权益基金拉跨而仰赖债基的窠臼。

一直以来,农银汇理旗下基金产品中,亏损最明显的就是权益类基金。

Choice 数据显示,2021年以来收益率为负值的基金产品共计9只。其中8只基金产品为混合偏股基金。具体包括:“智增一年定开混合”、“消费主题混合A”、“策略精选混合”、“行业领先混合”、“现代农业加”、“中国优势混合”、“国企改革混合”。

业绩告负的基金中,仅仅“农银沪深300指数A”1只指数型基金,且亏损程度居于最后。

据悉,2021年新年首只进入清算的主动权益类基金却落在了农银汇理的头上。

农银汇理旗下“区间策略灵活配置混合”最后运作日为2020年12月31日,自2021年1月1日起进入清算程序,停止收取基金管理费、基金托管费等费用,同时不再开放申购和赎回业务。

事实上,即使农银汇理“偏科”债基,但面对清算也难以幸免。早在3月,纯债型基金“金泰一年定期”也宣布进入清算。

根据Choice,农银汇理当前运行的71只基金中,规模低于1亿元的基金有13只,占比18.3%。

“老基金”规模和业绩表现黯淡,权益类新发基金也是乏力,甚至被一些业内人士质疑农银汇理的“产品储备青黄不接”。

对此,农银汇理对外表示“公司手头有好几个批文,权益债券都有,但是四月份以来不想继续新发权益类产品,是公司的销售策略。”

而尤为外界不能理解的是,在明星基金经理赵诣一举凭借招揽2020年权益前四强时,为何没有及时借力,发行新基金呢?

“激进”押宝行业的冠军赵诣

作为农银汇理“首屈一指”的明星基金经理,赵诣累计任职时间4年又118天,现任基金资产总规模203.15亿元,任职期间最佳基金回报340.25%。

2020年,赵诣旗下“汇理工业4.0”、“新能源主题”、“汇理研究精选”、“汇理海棠三年定开”分别以166.57%、163.49%、154.88%、137.53%位居年度基金收益率的前4名。

这其中,“汇理研究精选”是赵诣执掌时间最久的基金产品,从2017年3月至今。2021年以来的投资回报率为30.15%,同类排名78/1958。

而2020年的此前3年间,赵诣和“汇理研究精选”表现实属黯淡。

经梳理,“汇理研究精选”2017年盈利3.19%,同类排名941/1239, 2018年亏损36.61%,同类排名1513/1534,2019年盈利55.94%,同类排名205/1799。

不难得出,“汇理研究精选”近年来表现非常不稳定,尤其是2018年堪称灾难,排名处于倒数第20名。

于是,有观点指出,之所赵诣和“汇理研究精选”表现如此不稳定或与其经常重仓押宝某一领域的投资风格关系密切。在赵诣管理“汇理研究精选”后,前十大重仓股集中度明显提升,由30%提升至60%以上。

2017年,赵诣接管“汇理研究精选”后于当年三季度第一次调仓。大比例配置东方财富、华泰证券、中信证券和招商证券等券商板块,又开始在四季度重仓“中字头”个股。

次年,赵诣逐步青睐军工股,以至于前十大重仓股中全部为军工,堪称“壮观”。重仓股中具体包括四创电子、航新科技、内蒙一机、中航沈飞、中直股份、国睿科技、航天电器、红相股份、*ST湘电和应流股份。

而随之而来的是中美关系缓和,军工题材不再“应景”且股价大幅下跌,“汇理研究精选”也在2018年末损失惨重。

基于此,赵诣在2019年逐步放弃军工股,买入了浪潮信息、通威股份、隆基股份、山东药玻、绝味食品和宁德时代等能源、计算机和食品题材股,业绩由此开始扭转。

在2020年,开始重仓新能源车和光伏股票,宁德时代、通威股份、隆基股份、赣锋锂业、新宙邦、璞泰来和新泉股份皆在其中。

如此一来,赵诣能够在2020年度摘得权益前四,可谓是踩准了节奏。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