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农大缘自校企分离,销售数据与大客户信披不一

文:权衡财经研究员 朱莉

编:许辉

我国是鸡蛋消费大国,也是最大的蛋鸡饲养国。商品代蛋鸡养殖环节,进口蛋鸡品种仍是主流,美国海兰、德国罗曼均为德国EW集团的子公司,其海兰、罗曼系列蛋鸡是我国引进的主要蛋鸡品种。而国产品种蛋鸡在2019年我国在产蛋鸡平均存栏量中的占比约36.98%。

北农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北农大)拟创业板上市,7月7日完成了第三轮问询的回复,保荐机构为中天国富证券。本次公开发行新股不超过3,000万股,且发行股票数量占公司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拟使用募集资金5.9亿元用于节粮型蛋鸡华中产业基地建设项目、黑龙江北农大12万吨鸡饲料生产扩建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北农大夫妻控股94.5%,未引入外部投资者,与农业大学关系匪浅;营收与净利润增幅均下滑,核心产品毛利率下降;客户与供应商依赖自然人和工商户,与大客户数据不符;管理费用占比远超同行,使用关联方不合规场地,其上市之路顺利与否,待考。

夫妻控股94.5%,未引入外部投资者,与农业大学关系匪浅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北农大股份共有14名直接股东,其中,有13名自然人股东及1个持股平台(众发基业合伙)。张庆才直接持有北农大股份6,605万股股份,占发行前总股本的73.39%,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张庆才的夫人闫志军直接持有公司6.00%的股份;张庆才、闫志军夫妇通间接控制公司15.11%的股份,二人合计控制公司94.50%的表决权,为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公开资料显示,北农大原为中国农业大学旗下企业。1995年9月,“北京农业大学”更名为“中国农业大学”,1985年11月,农大实验饲料厂设立,2005年7月名称变更为“北京震亚预混饲料厂”,国有资产性质为全民所有制企业,中国农业大学通过中农大地间接持有中农震亚100%的股权。北农大有限由农大实验饲料厂与张庆才等6名教师员工共同投资兴建。

北农大经营期间经过了几次转让与增资,最为关键的一次是中农震亚的退出,从而进行了国有资产的转移。

北京榜样生物于2013年6月受让中农震亚持有公司20%的股权(对应100万元实收资本),价格为1,656.512万元,根据中企华评估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中企华评报字(2012)第1275号),经北京中永智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审计,北农大有限截至2012年5月31日经审计的净资产账面价值为3,514.46万元;根据评估目的、评估对象的特点以及评估方法的适用条件,本次国有股权交易选择资产基础法和收益法分别进行了评估。截至评估基准日2012年5月31日,按照收益法进行评估,北农大有限的净资产评估值为8,282.56万元,评估增值4,768.11万元,增值率135.67%。该次评估采用了收益法的评估结果作为评估结论。

北京榜样生物即现名的北京梦工坊教育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由闫志军等17 名自然人股东于2001年5月11日共同成立,其他股东分别于2003年7月、2010年6月15日、2015年12月15日分别转让与闫志军退出,变成闫志军个人独资企业。闫志军持有北京梦工坊 100%的股权并担任董事长;张庆才和闫志军的女儿张敬宜担任北京梦工坊的董事兼经理。其主要经营模式为提供咨询服务、向北农大和北京天助出租房产和/或设备。

2013年,北京中农震亚饲料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中国农业大学下属企业)从北农大退出投资,北农大实现了校企脱钩。在校企脱钩后,中国农业大学的影响仍在,董事长张庆才至今仍是中国农大动物科学技术学院员工,北农大的核心技术人员均毕业于中国农大。北农大高管张庆才、闫志军、杜建国、曾新华曾在饲料、养殖类企业任职,陈同兵、吕开志、曹连刚、刘观祥曾在大北农或其子公司任职。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北农大有19家全资子公司、2家控股子公司及1家分公司。公司自1999年开始与中国农业大学合作开展农大3号小型蛋鸡的育种及中试工作。2012年中国农业大学将农大3号小型蛋鸡配套系转让给北京榜样生物,转让价格120万元。

营收与净利润增幅均下滑,核心产品毛利率下降

北农大股份主营业务为蛋鸡饲料的研发、生产及销售,蛋鸡育种、扩繁及雏鸡销售。2018年-2020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66亿元、5.31亿元和5.58亿元,2019年和2020年同比增长13.95%和5.08%;净利润分别为4391.5万元、6139.05万元和6229.68万元,2019年和2020年同比增长39.79%和1.48%。2021年1- 3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75% ,归母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34.50%。公司预计2021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小幅增长,但净利润有所下滑,主要原因为2021年公司主要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以及取消 2020年因疫情出台的社保费减免等优惠政策,导致公司产品成本较上年同期提高,综合毛利率下降,同时期间费用上升。

饲料业务方面,北农大以蛋鸡预混料为主要产品,报告期内各期饲料业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均超过60%。2018年-2020年,饲料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5.15%、43.73%和39.46%,连续下滑。

主要饲料产品为蛋鸡饲料,报告期内蛋鸡饲料销售收入占公司饲料销售收入的比例均在80%以上。

蛋鸡育种业务的主要产品为蛋鸡商品代母雏,2018年-2020年北农大母雏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8.18%、19.43%和16.91%;母雏销售毛利率分别为49.16%、46.34%和45.37%;报告期内市场占有率分别为2.1%、2.27%和2.26%,远低于可比同行晓鸣农牧的9.68%、10.04%和12.52%。

报告期内,公司有3家子公司开展蛋鸡育种业务,另有2家子公司目前未开展经营。其中,湖北种禽正在建设,北京种禽目前没有实际业务。

根据《中国禽业发展报告》(2019年度)数据,2019年度我国鸡蛋产量为1,871.17万吨。据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监测数据,2019年度我国鸡蛋平均出场价格为8.21元/千克。据此测算,我国2019年度鸡蛋产值约1,536亿元。2019年度北农大鸡蛋销售收入仅8,802.02万元,公司在鸡蛋市场的市场占有率极低。2018年-2020年公司鸡蛋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9.44%、17.16%和12.29%;公司鸡蛋销售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0.87%、1.6%和-9.37%。

诸多经营指标来看,北农大的数据并不佳,核心产品饲料毛利率连续下降,母雏与鸡蛋产品的市占率微小,远不及同行,鸡蛋销售业务的毛利率甚至转负,越卖越亏。

客户与供应商依赖自然人和工商户,与大客户数据不符

由于所处行业的特殊性,公司下游客户中自然人经销商及自然人养殖户数量较多。报告期内,公司接近80%的收入来自自然人客户和个体工商户。自然人或个体工商户相对于非自然人客户在经营能力、支付能力、经营规模等方面更容易受到市场竞争和行业周期性波动的影响,可能对其经营稳定性及公司业绩产生不良影响。

权衡财经发现,北农大的大客户苏州欧福蛋业股份有限公司为新三板企业,其每个年度报告都要披露,查阅其年度报告,发现其2018年-2020年的前五大供应商数据,均与北农大披露的数据不符,而以北农大的销售额,挤进欧福蛋业的前五大供应商不成问题。

报告期内,北农大对欧福蛋业的销售额分别为3,362.96万元、2,278.37万元和2,168.39万元。而欧福蛋业的三年期前五大供应商并无这些数据可对应。最接近的应该是2018年供应商D 2,974.75万元,2019年供应商E的2,069.97万元和2020年供应商D的2,161.82万元。至于其他客户,则因为是自然人和个体工商户,更是无迹可寻。

而供应商也是如此的情况,顾希存连续三年位居一、二大供应商,南通壹号则直接是北农大子公司江苏农牧2016年4 月 12 日投资50万元参与设立南通壹号,持有其5%的股权。后续南通壹号进行增资,江苏农牧的持股比例下降至1%。2020年3月,公司将南通壹号股权转让给广东壹号。

管理费用占比远超同行,使用关联方不合规场地

公司管理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主要原因为前述可比公司销售规模较大,管理费用率较低。随着公司经营规模逐年增长,规模效应随之提升,公司管理费用率逐年下降。

北农大现有的蛋鸡育种基地分布在北京延庆、河北曲周和江苏泰州,现有父母代种鸡年产量共计48万套。其中北京为原种祖代基地,河北曲周的“节粮蛋鸡华北父母代养殖基地(33万套父母代种鸡)”,江苏泰州的“节粮蛋鸡华东父母代养殖基地(15万套父母代种鸡)”。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固定资产主要包括房屋建筑物及机器设备,其成新率不足60%。

报告期内,北农大以及北京天助向北京梦工坊租赁房产及相关设备主要用于核心料、预混料成品生产及办公。前述租赁房产未能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施工许可证及产权证,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前述租赁房产占公司总房产面积的7.72% 。

而畜牧业本身属于高风险的行业,对防疫要求很高,经营的稳定性存在风险。2017 年,北农大子公司江苏农牧约 2.41 万只父母代种鸡(约占当年蛋鸡养殖总数的 2.13%)因当地病毒变异、疫苗防控效果不佳发生马立克氏病,导致2017年病死鸡数量较高。报告期内,北农大控股子公司黑龙江农牧、丹棱生物均存在未取得浓缩料生产资质的情况下生产并销售浓缩料的情形,目前上述公司均已停止相关行为。早在2016年黑龙江农牧还存在未验先投的违规行为。北农大的上市之路,会如同其校企分离一样顺利吗?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