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预制菜:盒马的“蜜糖”,永辉的“砒霜”?

年货置办正当时,预制菜再添一把火。

1月14日,预制菜板块指数最高涨近5%,多股实现三连板。其中最为亮眼的莫过于国联水产,连续3天拉出20cm涨停,月内股价翻倍。消息面上,11日,国联水产宣布与盒马鲜生的战略合作,将抢占C端预制菜市场。

有趣的是,这家A股水产公司曾与永辉深度绑定,永辉一度战略入股成其第二大股东,却在2020年预制菜大火时急流勇退疯狂减持。

在热度越炒越旺,被称为“下一个万亿赛道”的预制菜领域,为何永辉退,盒马进?

盒马的接棒

根据公告,国联水产与盒马将在水产预制菜品开发与市场推广、水产品高质效养殖模式开发、联合品牌及消费动态共享等方面开展合作,共同探索水产食品产业创新发展新模式,助力乡村振兴。

业内人士指出,水产预制菜主要是加工企业完成标准化制作后推向B端餐饮或C端商超等渠道,也有些是与后者的深度联合研发。此次与盒马的合作便涉及菜品开发部分。

双方的牵手并非没有前兆。早在疫情前的2019年,国联水产在盒马鲜生的年销售额就达到1.26亿元,同比增长超100%,是公司深度合作的几大电商新零售平台中占比最大的。

国联水产是家什么样的公司?

资料显示,国联水产成立20年,创业板上市已有10年。2016年起,公司开始战略转型,加码加工水产品赛道,也就是现在说的预制菜概念。

目前,国联水产已成为国内少数具备全球采购、精深加工、食品研发于一体的海洋食品企业,主要产品可分为:以预制菜品为主的精深加工类、初加工类、全球海产精选类。其中预制菜业务已成一定规模,截止2020年,该块业务已实现7.3亿营收。

有趣的是,国联水产此前的“深度战略合作对象”,是另一家新零售巨头——永辉超市。

据悉,永辉超市曾一度持有国联水产9364.65万股,占公司持股比例的10.18%,位列公司第二大股东,后大举减持。据看究竟APP监测,永辉超市目前仅持有国联水产2.55%的股权。

去年10月,有投资者向国联水产提问,关于永辉超市持续减持公司股份,会影响双方的关联交易和正常的渠道合作吗?

国联水产的回应是,仅以今年前三季度来看,双方的合作金额约为1.6亿,相较于去年同期的1.2亿,增幅高达33.3%。长期以来,永辉超市都是国联水产的重要渠道合作伙伴。渠道合作包括了生鲜和预制菜,今后将进一步夯实合作基础,升级双方的合作关系。

而在1月最新公告中,关于国联水产近三年内披露的框架协议进展情况,战略合作列表中已没有了永辉超市的名字。

永辉的退出

永辉超市与国联水产的故事,始于2018年3月。

彼时,永辉超市斥资5.38亿元,通过受让原控股股东新余国通、冠联国际所持有的7838万股股份(约占总股本10%),成为国联水产的第二大股东。同时,永辉超市承诺自受让开始24个月内不转让相关股权。

合作的第一年,双方频频互动,永辉超市派出多名高管实地考察国联水产,一致同意在虾和深加工领域进行战略合作,快速提升国联水产在永辉的市场份额。

从财报上看,2018年,永辉与国联的关联交易额超过5000万元,国联水产全年净利增加了六成。2019年,国联水产与永辉的双方交易额约为1.43亿元,同比增长约179%。甚至在疫情之初,2020年3月,国联水产决定将与永辉超市的关联交易额度提高到5亿元,大大超过2019年2亿元的额度。

然两年之期一过,永辉超市便迅速抽身,似乎暗示着这桩战略合作不如想象中顺利。

2020年底以来,永辉超市频繁减持国联水产股份。2020年12月9日,永辉超市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减持1839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2021年4月13日-5月31日,其累计减持2927.8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8%,持股比亦降至5.0%。

据看究竟APP监测,最近一次减持发生在去年十月,永辉超市减持2250万股,占总股本的2.45%,据此计算,永辉超市目前或仅持有国联水产2.55%的股权,已将“持股超5%的重要股东”身份完全稀释。但国联水产并未进行减持预披露或相关提醒,于是也引发了一定市场争议。

业内人士指出,国联水产是国内水产加工领域的头部企业,在虾、鱼等品类上具有较大优势。那么对于同一家加工水产品巨头,为何盒马进,永辉退?

有分析观点指出,抛开公司本身的长期战略考量,一部分原因或许在于盒马与永辉本身的模式差异。盒马更像线下电商严选,永辉更像mini商超。对于前者,生鲜是高成本低利润的“累赘品类”,对于后者,却是高频消费带动大量低频商品的“核心品类”。

其进一步表示:“所以作为生鲜替代品的冷冻加工菜,对盒马模式或许更加分,公司间的战略合作也更容易达成双赢。”

预制菜:生鲜水产的解药?

或许有些令人意外,随着疫情常态化,原被认为是宅经济一部分的预制菜,发展却愈加火热。

据第三方机构估测,2021年我国预制菜市场规模为3459亿元,且这一数字在两年后有望超过5000亿元。企查查数据显示,国内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带“预制菜、预制食品、速冻、半成品、净菜、即食”的企业数量已近10万家。

资本市场对预制菜赛道同样趋之若鹜。除了不仅跑出了味知香、千味央厨、鲜美来等上市/拟上市公司;西贝、广州酒家、双汇发展、新希望等消费巨头,也希望通过下游产业端或上游原料端优势入局分一杯羹。

相对整个预制菜大板块的快速发展,水产品预制菜的增速略缓,仍处于摸索阶段。中国冷冻冷藏食品专业委员会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预制菜行业收入达到313.81亿元,在广义的预制菜赛道中占比并不算大。

不过,对于原料加工型企业而言,做预制菜显然更赚。国联水产董事长李忠就曾表示,在消费升级趋势下,预制菜是目前水产食品行业中的优质赛道。“如果你把鱼作为原料去交易,它就是食材,是农产品。如果你把它做成预制菜,它就是一道菜品。预制菜是有技术含量的,它有价值溢价。它既有毛利也有想象空间。”

开源证券认为,从B端,预制菜可有效降低餐饮企业房租、原材料、人工等成本,同时保障了连锁餐饮出品的一致性,运营效率较高;从C端,预制菜性价比高、口感好,有效降低消费者的做菜负担,提升生活品质。目前行业区域特征明显,竞争格局分散,仍处于跑马圈地阶段。

另外,有分析观点指出,随着速冻技术的发展,半成品菜的储存时间得以大幅延长。国产速冻设备和冷链运输车辆的推广大幅降低了企业物流配送成本,企业的辐射范围扩大。某种程度上,“冷冻派”的预制菜可能是“根除”生鲜冷链与保鲜问题的最优解。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

恭贺起帆电缆605222主板上市!

艾布鲁完美申购18.39元/股

避雷器龙头金冠电气顺利上市!

仕净环保申购结果公布!

迪阿股份上市超募超3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