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一些事实清单

前 言

长期以来,美国将民主工具化、武器化,假民主之名行反民主之实,煽动分裂对抗,干涉别国内政,造成灾难性后果。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简称NED)作为美国政府“马前卒”、“白手套”、“民主十字军”的主力之一,打着“促进民主”的幌子,颠覆别国合法政府,培植亲美傀儡势力,在世界各地留下斑斑劣迹,引发国际社会强烈不满。

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国际关系民主化的潮流不可阻挡。任何以民主为名干涉别国内政的图谋都不得人心、注定失败。

一、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组织架构

二战后,美国通过中央情报局等情报机构,开辟与苏联较量的隐蔽战线。到了20世纪60年代,美国逐渐意识到仅靠秘密手段进行“民主推广”已远远不够,亟需建立一个“公共—私人机构”提供公开资助。1983年,在时任美国总统等人推动下,带有跨党派、非盈利性机构色彩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成立。

NED名义上是“对别国民主提供支援”的“非政府组织”,实则依赖白宫和美国国会的持续资金支持,遵照美国政府命令,采用资金资助形式操纵、指挥全球多家非政府组织向目标国家和地区输出美国价值观、实施颠覆渗透破坏、煽动所谓“民主运动”等,本质上是美国政府的“白手套”,服务美国战略利益。

该基金会创始人艾伦·温斯坦早在1991年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就直言不讳地表示:“我们现在做的许多事情就是25年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做的事情。”NED因此在国际上被称为“第二中情局”。

NED有四个“核心受让机构”: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和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主要负责扶植当地政治团体;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Americ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Labor Solidarity),主要负责推动工会组织和工人运动;国际私营企业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rivate Enterprise),主要负责拉拢私营企业。通过这四个组织,NED成为世界各地分裂暴乱、颜色革命、政治危机、谎言谣言、价值渗透的幕后“黑手”,罪恶事实罄竹难书。

二、策动颜色革命,意图颠覆目标国政权

历史上,苏联解体、格鲁吉亚“玫瑰革命”、乌克兰“橙色革命”以及“阿拉伯之春”等美国煽动和策划的“颜色革命”背后均可见NED的身影。

1. NED针对“敌对”国家策动“颜色革命”。基金会早期文件显示,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NED就主要在东欧活动,颠覆政权。

◆ 1989年8月27日,《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我们是如何帮助团结工会取胜的》的报道,指出NED向波兰团结工会提供资金支持,帮助他们推翻当时的政府,开启了东欧剧变的序幕。

◆ 2000年10月,NED资助、策动塞尔维亚“天鹅绒革命”,颠覆了米洛舍维奇政府。1999年和2000年,NED分别资助塞尔维亚反对派1000万美元和3100万美元,使其迅速壮大。NED还协助秘密训练了一批大学生,将他们交由一个名为奥帕尔的学生团体领导,随后策划了暴乱。《华盛顿邮报》在对塞尔维亚“天鹅绒革命”的事后剖析中写道,美国资助的顾问在反塞尔维亚运动的几乎每一个方面,都在幕后发挥了关键作用。他们追踪民意调查,训练数千名反对派活动人士,并帮助组织了至关重要的平行计票。

◆ 2003年,格鲁吉亚爆发“玫瑰革命”,时任总统谢瓦尔德纳泽被迫下台。NED从“选择”反对党领袖,到为反对派培训人员,再到提供巨额资金,全程策划参与此次颜色革命。“革命”成功后,NED还继续“慷慨发钱”,单是2004年,就为格鲁吉亚12个非政府组织提供了近54万美元。

◆ 2004年底,乌克兰“橙色革命”中,美国通过NED等组织向乌克兰反对派提供了6500万美元资金。2013年乌克兰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活动,NED在乌克兰资助了多达65个非政府组织,甚至提供大量资金为参加抗议活动的每一个人“发工资”。俄新社刊文称,NED曾出资1400万美元用于乌克兰项目,推动了2014年的大示威,推翻了当时的亚努科维奇政府。

2. NED是“阿拉伯之春”颜色革命的重要幕后黑手,在埃及、也门、约旦、阿尔及利亚、叙利亚、利比亚等国,通过支持所谓女权、新闻自由、人权活动,向亲美个人和团体提供资助,输出各式反政府思想,煽动颜色革命,导致阿拉伯世界深陷战争、社会动乱和经济衰退的泥淖。

◆ 2011年1月底,埃及发生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游行。2月11日,总统穆巴拉克辞职。根据维基解密获取的美国外交电报等材料显示,NED在组织和操纵埃及反政府示威游行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基金会通过“全国变革运动”和“四月六日青年运动”等非政府组织,为示威活动提供资金、培训等各种支持。“全国变革运动”的名称、行动口号等,与接受过NED培训的其他国家反政府组织如出一辙。

◆ 在利比亚,NED资助反政府组织“利比亚人道和政治发展论坛”、“透明的利比亚”组织的创始人,以及逃到伦敦的“利比亚消息”网站发起人等。这些组织在2011年利比亚内战中表现活跃。

◆ 在也门,NED资助“无枷锁女记者”等非政府组织,并与其密切合作,在2011年的也门反政府抗议示威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无枷锁女记者”创始人塔瓦库·卡曼组织领导了学生集会以反对萨利赫政府。

◆ 在阿尔及利亚,多个参与“阿拉伯之春”抗议示威的组织都受NED资助。NED的年度报告披露,阿尔及利亚捍卫人权联盟曾于2003年、2005年、2006年和2010年接受过美国的资助。公共行政管理人员全国自治工会则与NED下属的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有紧密关系。

3. 策动玻利维亚“颜色革命”,逼迫总统莫拉莱斯辞职并流亡海外。莫拉莱斯左翼政权连续执政近14年,政局长期平稳,经济增幅领跑南美,贫困率持续下降,民生改善显著,土白矛盾明显缓和。莫拉莱斯左翼政权在大选投票中获胜,却遭“街头运动”和军警逼宫倒台,NED在其中发挥了多重作用。一是长期布局培植“倒莫”力量。2013至2018年间,NED与美国际开发署等通过各种方式向玻利维亚反对派提供7000万美元资金,资助玻白人精英、前右翼政要等“倒莫”势力,编织覆盖高校、智库、公民组织的“倒莫网”,甚至在土著人中拉拢扶植“印第安纵队”。多位反对派头面人物均得到上述资金支持,或与美国来往密切。二是捏造“选举舞弊”话题开展洗脑行动。2018年起,NED通过“媒体基金”和“菲德斯通讯社基金会”(FIDES)分别投入4.5万美元和4.2万美元,引导玻右翼媒体挖莫政府贪腐、滥权“黑料”,以莫拉莱斯连选为由,给莫拉莱斯贴上“独裁者”标签。通过“千年基金”出资4.5万美元,资助玻利维亚大学、商会、非政府组织等重点炒作“选举公正”“司法透明”等话题,营造各界对莫“选举舞弊”的心理预期。三是幕后支持“街头运动”。2019年10月29日,大选结果公布后,梅萨等反对派领导人组织街头“和平示威游行”,要求重新大选,并现场为示威民众发放现金。反对派头目卡马乔后成为NED支持的右翼媒体重点宣传对象,其煽动全国罢工,成为美“敢打敢拼好控制的代言人”。NED还通过其核心受让组织“国际共和研究所”出资20万美元,用于提高反对派政党动员组织能力、提供“街头运动”指导。

三、勾结当地政治团体,干预他国政治议程

NED在目标国家长期渗透,培植当地反政府势力,不断激化社会矛盾,将黑手伸向他国内部事务。

1. 插手香港选举,干涉中国内政。NED主要通过下属的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与香港反对派政党团、组织接触。该机构从1997年起共发布18份评估报告,试图影响“香港民主化进程”。2002年,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在香港设立办事处;2003年,资助反对派策动“七一大游行”,阻止“23条立法”;2004年,资助香港反对派政团参加工作坊和研讨会,向各政团领导层提供个人咨询,传授选举技巧;2005年,开展所谓“青年政治领袖计划”,培养新兴政治团体对抗政府;2006年,资助“香港过渡期研究计划”;2007年,将其香港活动分为4个项目:“香港民主化承诺”系列报告、民意调查、青年公共参与、妇女政治参与;2008年,组织学生高峰会;2010年,与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谋划“五区公投”;2012年,资助香港大学开设“港人讲普选”网站,并在香港招募大学实习生,资助青年高峰会等;2014年,指示、资助香港反对派、激进青年骨干策划非法“占中”行动。

NED官网显示,2020年涉港资金200万美元,项目11个,其中将扰乱立法会选举作为重要工作,重点包括“加强市民对选举的监察”项目,为新成立乱港团体提供技术和财政援助,鼓动其通过监督选举、争夺投票权等方式扰乱立法会选举;“扩大市民政治参与的视野”项目,收集及散播有关民主发展的民意调查结果,诱导香港青年通过网络分享其政治参与经历;“支持学生运动者的团结”项目,在立法会选举前,促进香港学生团体间的互通互联,指导和培训其推动“民主变革”的能力及向国际宣传的能力,参与扰乱选举秩序;“建设区域团结及赋权香港民主运动”项目,通过网络加强香港“民主运动”,培植下一代香港“活动领袖”,在亚洲铺设“民主运动”网络。

2. 干预俄罗斯选举,威胁俄宪制法令、国防及国家安全。俄罗斯总检察院称,2013年至2014年间,基金会共向当地组织拨款520万美元。2015年7月,俄罗斯将NED列入“不受欢迎组织”。俄罗斯官方声明指出,NED“参与抵制俄选举结果、组织政治游行,试图影响俄政府机关的决定和败坏俄武装力量的声誉”。

3. 搅乱白俄罗斯政局。美曾在2006年、2010年和2020年3次策动针对白俄政权的“颜色革命”,NED一直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2020年对白俄开展项目总金额达235万美元,其中NED以推进政治进程为由,开展“促进自由和公正的选举”项目,项目金额8万美元,内容是在总统选举之前,开展全面宣传运动,教育公民有关选举权利和独立选举监督的知识;在竞选活动期间,围绕投票议题对活动分子展开教育培训,部署观察员监督投票进程,并通过各种媒体传播监测结果。

2020年8月9日,白俄现任总统卢卡申科以80.1%的得票率第六次当选。白俄反对派质疑选举舞弊,由此引发首都明斯克等城市持续数日发生较大规模抗议活动,部分地区出现骚乱。此次骚乱期间,NED活动频繁。2021年5月17日,“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发布了一段NED高层与白俄反对派人士的视频会议。在视频会议中,NED时任主席卡尔·格什曼亲口承认,NED长期在白俄全国各地开展工作,在东部维捷布斯克、戈梅利等地参与“公民运动”。NED支持反对派领袖季哈诺夫斯卡娅,通过其核心受让组织与季哈诺夫斯卡娅的团队进行合作,助其开展相关活动。

俄罗斯国际关系专家德米特里·叶戈尔琴科夫在总结NED在白俄的活动时称,NED向许多“独立媒体”提供资助,通常对单个媒体资助金额不多,但资助对象很多。根据NED官网数据,2016年至2020年,NED在白俄各类资助项目中,“信息自由”类项目共有119个,平均每个项目获资约5万美元,资助金额连续五年在各类别中位列第一。

4. 干预蒙古国议会选举。1996年蒙古国举行议会选举,NED下属的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深度介入其中。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在其1996年的年度报告中披露,1992年起,该组织对蒙古国的反对党进行党员招募、组织建设和竞选活动等方面的培训。在其策动下,蒙古国零散的“民主”力量先是整合成两个政党,后于1996年初形成统一的反对党联盟,拿下蒙古国议会70个席位中的50席。据NED的数份年度报告,1992年至1996年,该基金会共向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拨款逾48万美元,仅1996年就有近16万美元用于资助蒙古国反对党联盟胜选。

5. “监督”吉尔吉斯斯坦选举和修宪公投。2013至2020年,NED共向吉尔吉斯斯坦媒体和各类非政府组织直接拨款1300多万美元。2020年,该基金会对吉各类“破坏性新闻”项目的资助达200多万美元。其中,该基金会向“克卢普网站”专门拨款30万美元,用于“监督”吉修宪公投和地方议会选举。2021年1月,吉总统选举期间,该网站招募1500名“观察员”,4月地方议会选举和修宪公投期间,又招募3000名“观察员”。

6. 煽动泰国抗议示威。2020年泰国发生多起街头抗议示威活动。NED资助的“泰国人权律师”等组织纷纷公开支持和煽动街头抗议运动。泰国《曼谷邮报》曾曝光“泰国人权律师”接受NED资金。据泰国《国家报》报道,NED还为泰国网媒《自由人》(Prachatai)等媒体平台和互联网法律机构iLaw等非政府组织提供资金,通过这些平台和组织要求泰国政府修改宪法,借此干预泰国内政。

7. 鼓动尼加拉瓜反对派暴力夺权。1983年成立后,NED的首批项目就包括在中美洲国家尼加拉瓜扶持亲美政治势力。1984年至1988年,该基金会共向尼加拉瓜反对派资助约200万美元,帮助反对派比奥莱塔·查莫罗在1990年当选总统。如今,NED仍通过查莫罗下台后成立的“查莫罗和解与民主基金会”为尼加拉瓜反对派和右翼媒体输送资金。据公开资料,2016年至2019年间,NED向尼加拉瓜反对派团体(包括媒体组织)提供了至少440万美元。这些势力在2018年尼加拉瓜的暴力政变企图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他们甚至呼吁反对派支持者攻击政府并刺杀总统。

8. 资助反古势力引导舆论煽动反政府情绪。古巴一直是美对外渗透颠覆活动的重灾区。据古巴媒体透露,NED和美国际开发署在过去20年间针对古巴项目的拨款就近2.5亿美元。从NED官网2021年披露的项目资金使用情况看,仅2020年针对古巴项目达42项。2021年,NED资助、指导反古势力,在社交网络中捏造传播假新闻,煽动民众反政府情绪,推动民众参加社会运动,以引发社会混乱。其中,反古势力6月中旬散播“新冠疫情下古巴医疗体系崩溃”虚假信息,造成社会恐慌;7月,NED利用古巴街头抗议运动热潮,炮制“100名示威者失踪生死不明”假新闻并配合网络机器人进行传播,恶意引导网络舆论,煽动古巴民众颠覆政权。

9. 长期干涉委内瑞拉内政。1999年“反美斗士”乌戈·查韦斯当选总统后,NED就加紧暗箱操作,持续向委内瑞拉反对派提供资金,以邀请人员访美形式组织集中培训。1999年起,NED通过设在美驻委大使馆内的美国际开发署办公室和核心受让组织在委内瑞拉办公室开展活动,借“促进民主”“解决冲突”“加强公民活动之名”,同委内瑞拉几十家机构、反对派政党和组织联系,并为他们提供活动资金。NED用于干涉委内瑞拉的经费连年上升,1999年为25.78万美元,居拉美国家之首;2000年飙升至87.74万美元;2002年,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更专门拨款100万美元,以资助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在委项目。2019年,NED对委内瑞拉开展项目总金额达266万美元。其中,NED以“推进政治进程”为由,开展“加强外联、沟通和组织能力”项目,项目金额9万美元,内容是为当地活动分子提供培训和支持,加强参与者的沟通能力,构建和强化委国内的“公民社会”网络,组建传播小组在全国范围内扩散“民主”信息。

2005年10月,瓜伊多等五名委内瑞拉“学生领袖”抵达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接受由NED资助的“起义”训练。训练结束后,瓜伊多等人回国推广极端右翼思想,以期影响委内瑞拉年轻人,并策划了系列街头暴力政治活动。随后,瓜伊多赴美留学,并一直在NED支持下活跃在美相关政治团体中。在瓜伊多自封“临时总统”后,其维基百科资料在短时间内从无到有,还被 NED下设组织进行了37次修改,以配合对瓜伊多的“合法执政宣传”。2021年11月,“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发文称,近期一系列美内部文件揭露了美如何干预委选举过程。文件显示,美情报部门将社交媒体武器化,帮助委右翼反对派政治力量,并协助其成员竞选国会议员,为瓜伊多自封“临时总统”奠定基础。

该基金会的四大核心受让机构均在委有广泛活动,与该国反对党建立了密切联系,且在组织、管理、宣传等方面帮助培训现有或新成立的反对党;向委最大反对派工会提供多笔资金援助,推动后者发起反对查韦斯的抗议游行。2019年1月10日,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誓就职,美等国家拒绝承认其新任期,并唆使委全国代表大会主席(议长)、反对党领袖胡安·瓜伊多另立山头,公开与马杜罗对抗。瓜伊多随后自封“临时总统”,要求重新大选,随之委国内陷入骚乱。事实证明,委乱局明显属于美扶持代理人策动“颜色革命”的结果,其中不乏NED多年来对委反对派的经营。2019年3月,委内瑞拉外长豪尔赫·阿雷亚萨指责,在NED资助下,多个组织20多年间在委全国各地进行了破坏活动,试图推翻委内瑞拉政府。

10. 组织暴力政变,让海地“变天”。2001年,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深度参与海地的暴力政变,推翻了时任民选总统阿里斯蒂德。2001年2月,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海地项目负责人史丹利·卢卡斯在海地电台发表言论,公开抛出让阿里斯蒂德下台的三种策略。美国时任助理国务卿罗杰·诺列加不仅与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合作,为海地反对派提供资金,还在调解海地政治危机中默许反对派的分裂策略。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标榜“在全世界推广民主”,实则长期与海地反对派密切联络,实施颠覆行动。

11. 扶植反对派领袖介入乌干达大选。2021年1月,乌干达举行总统换届选举。反对党民族团结纲领党总统候选人罗伯特·基亚古拉尼·森塔穆得票率达34.83%,位列第二。森塔穆在贫民窟长大,曾是流行歌手,后步入政坛。有分析认为,森塔穆之所以有如此强的号召力,与美国在背后支持密切相关。网络媒体披露,他在2018年应NED邀请,以就医名义在美国接受颠覆政权的相关培训。此外,NED还向他提供资金并委派参谋,支持其参加乌干达大选。

四、资助分裂势力,破坏目标国稳定

中国一直是NED渗透颠覆活动的重点目标之一。NED每年投入巨额资金开展反华项目,企图煽动“疆独”“港独”“藏独”等。2020年NED官网公开数据显示,NED在一年中向与中国有关的69个项目提供1000多万美元,妄图推动各类危害中国政治社会稳定的活动“落地”。

1. NED是诸多“疆独”组织的主要资金来源。该基金会称,2004年到2020年,它向各种“维吾尔组织”提供了875.83万美元资金。仅2020年就向各类“疆独”势力提供约124万美元资金,其中大部分流向“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等“疆独”组织。基金会时任总裁格什曼曾公开妄称“中国新疆问题的解决之道是在中国进行另一场颜色革命,中国发生政权更迭,成为一个联邦共和国”。2019年6月,格什曼在该基金会的“民主奖”活动上,公开发表支持“东突”的言论,为“疆独”势力张目。其后,他还呼吁全球关注所谓新疆人权问题,妄图建立一个国际联盟专司新疆人权事务并对中国进行制裁。

美国“灰色地带”网站揭露,多年来,NED直接资助“世维会”和“美国维吾尔协会”数百万美元,协助其与美西方国家政府、国会合作,不断升级与中国的敌对状态。“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库扎特·阿尔泰公开称“我能想象到最正常的事情就是每一天都开展反华活动”。“灰色地带”调查报告显示,2020年在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间,“美国维吾尔协会”及其骨干极力攀附美极右翼政治势力,鼓噪“中国病毒”,煽动反亚裔仇恨情绪。

NED涉疆项目聚焦炒作新疆“人权危机”,配合美西方以疆遏华。2019年,涉疆资金90万美元,重点项目包括:“记录东突厥斯坦地区侵犯人权事件”项目,以“捍卫人权”的名义大肆收买、伪造所谓新疆地区“侵犯人权”证人证据,炮制新疆“教培中心”临时报告和年度报告;“增强妇女和青年在宣传和公民参与方面的能力”项目,对维吾尔族妇女、青年两大群体进行重点培训,传授反宣造势技巧、手法,挑唆其对华开展反宣活动;“维吾尔人权倡导与推广”项目,搜集伪造境内外维吾尔人被“侵犯人权”的信息,在国际社会开展涉疆议题负面宣传。2020年,涉疆资金124万美元,重点项目包括:“通过艺术互动倡导维吾尔人权”项目,以艺术之名发动境内外“疆独”势力炒热涉疆议题;“人权倡导的文件和研究”项目,构建维吾尔族“人权”数据库,炮制报告抹黑中国涉维吾尔族政策;“维护和倡导维吾尔人的人权”项目和“增强妇女和青年在宣传和公民参与方面的能力”项目,延续2019年涉疆工作。

2.NED与“藏独”势力保持密切接触。自2010年NED时任主席格什曼向达赖颁发“民主服务奖章”起,双方开始接触。2016年格什曼出席达赖的“希望与民主”活动,2020年庆祝达赖85岁生日,声援达赖“藏独”活动。2018年11月13日,NED在美操办涉藏问题研讨会,邀请时任伪“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噶伦”洛桑孙根参会。洛桑孙根在会上大放厥词,诬称“中国的援助计划最终目的是殖民”,“国际社会需要从西藏的经历中吸取教训,认识到中国隐藏在‘一带一路’计划下的野心”。2021年6月16日,在NED组织下,“藏人行政中央”新“司政”边巴次仁公开接受美《华盛顿邮报》记者、专栏作家乔什·罗金采访,鼓吹“致力于为恢复停滞不前的藏中和谈找到一个持久、互利和非暴力的解决方案,新一届的噶厦将加强国家关系和宣传工作”。

NED涉藏项目聚焦壮大“藏独”势力,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2019年,涉藏资金60万美元,重点项目包括:“加强西藏运动和领导能力培训”项目,加强“藏独”分子开展西藏社会运动,游说和施压国际社会干预西藏事务;“加强对西藏地区民主和人权的国际支持”项目,培育本土“藏独”势力,强化境内外勾连,策划和实施西藏社会运动;“赋予新一代西藏领导人权力”项目,培植新一代“西藏社运领袖”;“为对话和谈判创造条件”项目,通过所谓学术研究为“藏独”张目。2020年,资金100万美元,重点项目包括:“西藏时报”项目,发行藏文报纸,运维藏文网站,为伪“西藏流亡政府”和“藏独”组织活动提供平台;“国际声援西藏人权运动”项目,收集西藏人权问题有关证据,在联合国场合抹黑中国政府治藏政策;“增强对班禅喇嘛的认识”项目,混淆国际社会对第十一世班禅喇嘛的认识和支持,抹黑中国宗教自由政策;“加强西藏监测信息网络建设”项目,提高对西藏人权监测、记录,炮制涉藏负面报告;“促进藏族选民的知情投票”项目,培养藏人参与“流亡政府”选举决策的能力。

3.全面支持“港独”。NED长期在香港开展“劳工权利”“政治改革”“人权监察”相关项目,香港街头示威活动都能找到NED的影子。香港舆情分析机构“正思香港”研究NED官网发现,从1994年起,该基金会即开始资助“香港人权监察”“香港职工盟”等各种香港反对派组织、学运组织和媒体,操控它们开展各种示威抗议活动。据重庆大学经略研究院研究员杜佳统计,自1994年起,NED每年都资助香港项目,到2018年总投入超过1000万美元。

从2003年至今,在非法“占中”、“反修例”暴力示威游行等香港众多大型街头运动中,都有NED在幕后组织、策划、指挥和输送资金。在2019年香港“修例风波”中,NED从幕后走向台前,直接与反中乱港骨干进行接触,向参与暴乱活动的人员发放补助、开展培训:2019年5月,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原“香港众志”创党主席罗冠聪、前“支联会”主席李卓人等乱港分子窜访美国,参加由NED操办的“对香港公民社会和法治的新威胁”研讨会,公开乞求美干预香港“修例”。2019年9月,NED招募反中乱港势力加入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反华组织“香港民主委员会”董事会。该组织的建立凸显反中乱港分子与华盛顿的共生关系,其董事会成员多为知名乱港分子,而“香港民主委员会”咨询委员会主要由NED等非政府组织成员构成。2019年香港“修例风波”期间,NED安排乱港分子赴国际社会进行反动宣传,资助乱港组织活动经费,多次派员赴港指导乱港势力抗争活动。2021年9月,NED举办所谓“未来世界民主发展前景”研讨会,罗冠聪在会上发言,兜售歪理邪说,亵渎正义与真相。“香港民间人权阵线”“香港众志”“香港职工盟”等在“修例风波”中表现突出的组织均获得NED的资助。2021年,NED进一步加大扶植流亡海外“港独”分子群体。

2019年,NED涉港资金约64万美元,具体项目包括:“加强公民社会和人权保护”项目,打“人权”幌子,串联“港独”“民运”团体及政治派领袖向国际社会宣传中央政府“侵犯人权”;“促进循证对话和政策制定”项目,针对香港市民对香港政治、经济问题的看法建立“循证对话”机制,扩大“港独”势力话语权;“扩大工人权利和民主”项目,协助香港工会强化组织、加强谈判和宣传技巧,在香港“推动民主加强公民社会”;“捍卫香港的法治与自由”项目,串联乱港分子和国际商界及政府部门反华势力插手香港法治,炮制研究香港繁荣与法治自由关系的报告。

五、炮制虚假信息,炒作反政府言论

1. 散发煽动性言论,挑拨民众反政府情绪。2021年,受新冠疫情和美国收紧制裁的影响,古巴经历30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古巴通货膨胀加剧,各地出现粮食、药品及电力不足等现象。7月11日,包括首都哈瓦那在内的多座城市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古巴政府调查后发现,此次示威活动背后同美国政府机构有着密切联系,其中NED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示威活动爆发前数周,社交媒体上反古政府信息开始增多,这些信息有效地操纵了民众情绪、制造不满并刺激抗议活动;在示威活动前几天推特上突然出现大量新账号转发、点赞未加核实的反古政府帖文,这些帖文均统一标注#SOSCuba的标签。古巴外长表示,经过调查,这些社交媒体账号均与一家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的公司密切相关。

2.炮制涉疆谎言,为遏制中国造势。NED资助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和“人权观察”组织制造并传播诸如“种族灭绝”“教培中心关押百万维吾尔人”等涉疆谣言。NED支持的“中国人权捍卫者网络”(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CHRD)仅仅采访8人,便基于这样一个荒谬的小样本“研究”,将估算比例应用到整个新疆,粗暴得出100万人被拘留在“再教育拘留营”,200万人“被迫参加白天或晚上的再教育课程”,炒作涉疆谣言。2019年1月起,美国国务院和NED发起对在美工作学习生活的维吾尔族人进行入户调查。他们询问其家中是否有人在新疆“教培中心”,挑唆其站出来发声“控诉”,煽动针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3. 传播“政治病毒”,将新冠病毒溯源政治化。疫情暴发后,NED资助的“美国维吾尔人协会”及其下属机构不断传播右翼阴谋论,将疫情和所有相关死亡归咎于中国,并传播中国“正在对世界发动病毒战争”“为了引发大流行故意输出这种病毒”等谣言,为美国和西方国家煽动反华、反亚裔的情绪推波助澜。

4. 营造敌对氛围,炒作“锐实力”概念。2017年11月,NED研究部副主任克里斯托弗·沃尔克和杰茜卡·路德维希在美国《外交》杂志上发表题为《锐实力内涵——威权国家如何投射影响力》的文章,首次炮制“锐实力”概念,鼓吹新一轮“中国威胁论”。2017年12月,NED发布《锐实力:日益增长的威权影响力》报告,指称中国和俄罗斯十多年来耗费巨资,采用“分化、收买和操纵等非常规手段”对目标国家或群体施加影响,以影响和塑造全球舆论和认知,妖魔化中国和俄罗斯。

5. 恶意挑拨事端,污名化中国媒体政策。NED资助的“无国界记者组织”,长期鼓动国际社会、广告商、新闻工会以及外国政府等“区别对待”中国媒体,鼓噪警惕中国媒体“威胁”。新冠疫情暴发后,“无国界记者组织”又抛出“呼吁中国抗疫信息透明”“警惕政府加大新闻限制力度”等不负责任的言论,并制造“多名中国记者在狱中生命垂危”等谣言。

六、资助活动和学术项目,搞意识形态渗透

1. NED设立所谓“民主”奖项,以鼓励各国异见人士帮助美国“输出民主”。1991年以来,NED每年颁发表彰“捍卫人权和民主”的民主奖(Democracy Award)。该奖项授予俄罗斯、中国、朝鲜、缅甸、伊朗、古巴、委内瑞拉、乌克兰等国的政治活动家和异见人士。1999年以来,NED每年还颁发民主服务奖章(Democracy Service Medal)。2002年,民主服务奖章颁给了时任台湾当局领导人陈水扁的配偶吴淑珍。2010年的奖章颁给了所谓的“西藏流亡精神领袖”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此外,NED还借“世界民主运动”全球大会颁发“民主勇气奖”,颁发对象从第八届(2015年)起出现涉华面孔,此后连续向“藏独”“港独”“东突”等反华组织或个人颁奖,如第八届颁给“港独”分子罗冠聪,第九届(2018年)颁给“维权律师”江天勇家属金变玲,第十届(2021年)颁给英国反华乱港组织“香港监察”、“藏独”组织“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及“东突”组织“维吾尔运动”。其中,罗冠聪为“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创党主席,因其违法乱港行径被香港警察通缉;江天勇通过蓄意策划“谢阳遭受酷刑”等谣言、插手炒作敏感案件、煽动他人非法聚集滋事及与境外势力勾结等方式,严重威胁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香港监察”收到香港警方的警告信,指出该组织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第29条“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自由西藏学生运动”曾于2008年派出包括该组织执行主席哲东拉珍在内的8名骨干分子潜入中国境内进行破坏活动;“维吾尔运动”为由流亡维吾尔分裂分子组成的极端民族主义组织“世维会”的分支机构,以颠覆中国、建立“东突厥斯坦”民族国家为目标。

2019年6月4日,NED借“八九政治风波”30年,授予“西藏行动中心”“世维会”“对华援助协会”等“藏独”“疆独”“东突”“民运”组织年度“民主奖”。

2. 自2004年起,NED每年举办利普塞特系列讲座。讲座在美国和加拿大举办,讲座成果发表在其主办的《民主期刊》杂志。主讲人多为著名政治学者,讲座内容充斥强烈意识形态色彩。如2020年,讲座为美国政治学家裴敏欣主讲的《极权主义暗长阴影笼罩下的中国》。

3. NED在埃及资助非政府组织“埃及民主学院”进行思想渗透。2011年6月,美国新任驻埃及大使安妮·帕特森承认,自2011年2月以来,美国为在埃及“推进民主”至少花费4000万美元。

4. 2013年10月,NED核心受让组织“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收到NED30多万美元拨款,用于“改善委内瑞拉政治活动家沟通技能”。2013年12月委内瑞拉地方选举前,“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在委境外举办研讨会,就如何使用技术和社交媒体“促进公民外联和参与”提供所谓“专家建议”。此外,NED还创建了一个“虚拟工具箱”,提供“与政治创新相关的一系列问题的在线定制能力建设课程”,该课程至今仍在使用。这些措施在2015年的立法选举中起效,反对党联盟“民主团结圆桌会议”历史性地赢得了委内瑞拉国民议会的多数席位。

5. 2016年底,NED资助“港独”分子梁天琦、黄台仰分别赴美国哈佛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深造。曾任乱港组织“民间人权阵线”召集人杨政贤2017年参加了该基金会的一个访学项目,“与来自南美、东欧、中东的民间团体领袖和抗争者交流,研究民主运动和社运抗争经验”。

6. NED常年资助举办“族群青年领袖研习班”,参加人员多为“藏独”“疆独”“蒙独”“港独”“台独”及法轮功代表等,截至2020年11月已举办15届。2018年12月,NED时任主席格什曼在第十三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班”发表主题演讲,称“中国是世界民主最大的威胁”,鼓噪在中国争取“民主”。

7. 2019年6月3日,NED主办探讨“中国压迫模式向世界传播”话题论坛,诬称“中国式压迫模式”正通过新一代的科技手段“对西方民主体制产生侵蚀”。

8. 2022年3月27日至30日,NED会长威尔逊率团窜访台湾,并举办记者会,宣布将与“台湾民主基金会”合作,于2022年10月在台北举办“世界民主运动”全球大会,打着所谓“民主”幌子为“台独”势力撑腰。

9. NED定期以学术研讨、提供培训为名向“民权”组织拨款。2020年NED对西藏和新疆的拨款明细显示,基金会向“西藏青年协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等“藏独”“疆独”组织提供资金,召开研讨会,为流亡藏人和中国境内“藏独”分子提供论坛;组织维吾尔族青年能力培训,在当地社区宣传“维吾尔危机”。

10. NED长年资助苏丹地区政治青年参与培训。2020年,苏丹民间社会发展和培训区域中心(RCDCS)获得NED颁发的“民主奖”。该组织在苏丹各地为数百名青年提供“民主”和激进主义等方面的培训。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

恭贺起帆电缆605222主板上市!

艾布鲁完美申购18.39元/股

避雷器龙头金冠电气顺利上市!

仕净环保申购结果公布!

迪阿股份上市超募超3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