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联重科抛最高40亿回购,浮亏9亿的基石资产能否借此“脱困”?

时隔三年,中联重科再次掏出最高40亿元的真金白银来提振股价。

7月21日,中联重科公告称拟不超过39.88亿元的自有资金回购A股股份。其之所以抛出大额回购,或因为其股价长期萎靡不振。从最高点15.21元/股至今,公司股价缩水近6成。

而在股价连续下行之下,此前参与定增的多家金融机构被深度套牢。据悉,在2021年中联重科的定增公告中,出现了多家知名认购者,比如基石资产、财通基金、摩根大通、UBSAG等。其中,基石资产豪掷22.57亿元成为认购大户。

解禁期后,基石资产一股未减持。按照今日收盘价来计算,基石资产浮亏近40%高达9亿元。

 中联重科最高40亿回购的背后

股价长期萎靡不振,中联重科抛出了巨额回购。

7月21日,基建狂魔中联重科抛出了一份近40亿元的回购预案。公告内容显示,中联重科拟不超过39.88亿元的自有资金回购A股股份,回购数量为2.17亿股至4.34亿股,回购价格不超过9.19元/股,相比较当日收盘价6.18元/股溢价48.7%。

中联重科回购的目的在于体现公司对长期内在价值的坚定信心,提升投资者对公司长期投资的信心。而此次近40亿元的回购金额在今年A股市场中仅次于美的集团3月份50亿元的回购方案。对于回购后的用途,中联重科表示全部用于员工持股计划。

最高40亿的回购对于一家市值仅为539亿的公司来讲,全部实施的话,按当前市值将会减少近7.4%的A股流通股,这对于股价的提振不言而喻。

2021年至今,中联重科股价长期萎靡不振。Choice数据显示,去年年初至今,中联重科股价变动幅度为-31.44%,去年3月份股价一度冲至14.50元/股,此后便一路下滑,甚至在今年4月份跌至5.18元/股的最低位。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中联重科股价在二级市场的一路走低,最“受伤”的莫过于斥资51亿元参与定增的投资者。

2021年2月,中联重科发布定增公告,认购名单聚集了多个知名机构,其中财通基金、摩根士丹利、中信建投、摩根大通、UBSAG以及湖南迪策鸿泰投资合伙企业分别获配5428万股、3933万股、3933万股、7375万股、4415万股、3707万股,获配金额分别为5.52亿元、4亿元、4亿元、7.5亿元、4.49亿元、3.77亿元。

上述机构当时的认购价格为10.17元/股,该部分股份锁定期为6个月,在同年8月份迎来解禁期。

定增的时期也是中联重科股价的高点区间,还未等到解禁的机构投资者们,已经被套牢。

Choice数据显示,2021年三季度末,中信建投因定增股份解禁新进成为中联重科第十大流通股东,在2021年第四季度,加仓8.7万股;今年第一季度,中信建投消失在十大流通股东之列。而其它机构们因持股数不足,未能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

按照上市公司7月22日收盘价6.21元/股来计算,倘若有机构尚未减持,则浮亏近40%。

基石资产23亿定增资金被套40%

51亿的定增中,基石资产可谓是重仓。

根据中联重科2021年的定增公告,基石资产旗下的乌鲁木齐凤凰基石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合伙企业及其管理的马鞍山煊远基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凤凰基石同力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分别获配1.49亿股、7443万股,获配金额分别为15亿元、7.57亿元。

企查查显示,马鞍山煊远基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的管理人为西藏天玑基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而西藏天玑基石背后的大股东是基石资产,基石资产的实控人兼董事长为张维。

鞍山煊远基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的LP来头不小。马鞍山基石同力智能制造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鞍山煊远基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的LP来头不小。马鞍山基石同力智能制造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湖南光控星宸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西藏天玑基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分别为比例为96.64%、3.3%、0.066%,其中大股东由安徽江东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控股,持股比例为59%。而安徽江东产业投资集团的背后是马鞍山市人民政府。

随着定增股份在当年8月迎来解禁期,两家私募在2021年第三季度新进中联重科成为第八、九大流通股东,接下来的几个季度上述两家私募也并未减持。倘若按照7月22日的收盘价6.21元/股来计算,两家私募的持仓市值分别为9.24亿元、4.62亿元。

由此来看,基石投资浮亏40%近9亿元。

而纵观中联重科近一年的定增历程,基石资产可谓是忠心的追随者。其首次在2020年7月发布定增预案,彼时基石资本旗下的怀瑾基石就已经在认购名单之列,当时其拟认购5871万股,拟认购金额为31亿元。不过就在两个月后,中联重科公告将锁价定增改为询价定增。而定增事项在2021年尘埃落定,认购价格从前次的5.28元/股变成10.17元/股获配。

陷于周期困境

被基石资产高度认可的中联重科实际上面临周期困境。

从中联重科财务数据来看,2021年至今2022年第一季度,其营收分别为671.31亿元,100.12亿元,同比变动分别为3.11%、-47.44%,同期应对的净利润为63.86亿元、9.36亿元,同比变动分别为-13.18%、-61.40%。

7月15日,中联重科发布了上半年业绩预告,依旧没有好转。中联重科今年上半年实现盈利约16亿元–1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超过六成,基本每股盈利0.19元/股-0.22元/股。

净利润腰斩的原因,中联重科概括为疫情、成本上升等。

抛开疫情因素,中联重科所处的行业处于下行周期。根据2021年年报,其中工程机械板块营收为635亿元,占比超过94%,另外两个板块农业机械以及金融服务所占比重分别为4.33%、1.04%

据悉,挖掘机是工程机械行业最主要的子行业,也因此被称为工程机械行业的晴雨表。工程机械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22年1-6月挖机销量同比减少36%,降至14.3万台;其中国内9.1万台,同比下降52.9%。

相关报告也显示,工程机械有着较强的周期性变化,2017年全行业营收5403亿元,2020年全行业营收7751亿元。2021年全行业营业收入突破8000亿元,同比增长3%左右。行业经过了5年的高速增长后,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进入下行周期。

事实上,早在2013年中联重科就开始调整战略以对冲风险。翌年8月20日,中联重科、弘毅投资与奇瑞重工共同宣布:中联重科以20.88亿元收购奇瑞重工18亿股股份,进军农业领域,除了看好该领域,同样希望通过多元化的业务能分散风险。由此,中联重科形成了以工程机械、农业机械和环境产业的营收板块。当时中联重科的意图通过三驾马车在分散风险的同时,还能拉动业绩增长。

不过接下来的三年,其净利润持续下滑,其中2016年其净利润为-9.05亿元,同比变动-1092.58%。

随后在2017年,中联重科声称要重振主业,卖掉了优质资产全资子公司长沙中联中科环境产业有限公司,试图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农业机械以及工程机械上,彼时两个板块正好处于“一带一路”风口上。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

恭贺起帆电缆605222主板上市!

工大高科-铁路信控第一股周年

艾布鲁完美申购18.39元/股

避雷器龙头金冠电气顺利上市!

仕净环保申购结果公布!

迪阿股份上市超募超3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