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肉价格腰斩,资本逃离生猪板块 !

价高伤民、价贱伤农的故事反复上演。当消费者不再被“猪肉40元一斤”的恐惧所支配时,猪肉售卖商和生猪养殖户开始被不断下探的的猪肉价格所恐慌。

端午已至,猪价打破了“逢节必涨”的规律,呈现跌势反扑的态势。截至目前,猪肉价格连续降价已持续19周。而随着猪价全面下跌,生猪养殖行业也在迎来亏损周期。

6月11日数据显示,全国生猪平均价格为15.07元/公斤,与前一日相比下跌0.35元/公斤。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中,呈现1涨、1平、26跌的局面。

国内前五大猪企发布的5月销售简报显示,牧原股份、新希望销量和收入均有所下降,正邦科技、温氏股份、天邦股份拥有不同程度涨幅,但随着生猪售价逐步跌穿自繁自养成本线,猪企销量上涨或将面临亏损增加。

机构对趋势的判断历来灵敏,各大机构投资者也开始“用脚投票”,纷纷减仓生猪养殖板块。

猪肉下跌背后是非洲瘟疫后供需关系的改变,加之而一、二季度是我国生猪消费低谷期,消费者整体对猪肉消费呈现疲态,导致猪肉价格持续走低。

6月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市场监管总局等联合印发了关于《完善政府猪肉储备调节机制做好猪肉市场保供稳价工作预案》的通知(以下简称《预案》),以猪肉储备调节作为关键抓手,对生猪及猪肉价格“调高”与“调低”并重。另外,以牧原股份为代表的头部猪企已放缓扩张速度,降本增效准备“过冬”。

猪肉价格持续走低“猪肉5元论”扰动江湖

根据国家统计局,5月CPI环比下降0.2%、同比上涨1.3%。从CPI构成结构看,猪肉价格下降23.8%,影响CPI下降约0.50个百分点。

5月CPI涨幅略低于市场预期,猪肉价格下行是其主要原因。

根据中国养猪网的数据,6月11日,中国外三元生猪的肉价是14.99元/公斤,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53.23%,直接腰斩。

未受端午假期提振,行情跌势加剧,本轮猪价累计下跌21.6元/公斤,行情跌幅累计达到了58.7%。

受猪周期下行影响,5月多家头部上市猪企量价齐跌。与年初相比,新希望、温氏股份、天康生物单月销售跌幅超过一半,正邦科技、双汇发展跌幅接近五成。

此外,相比饲料价低、猪肉价高的2020年,当前饲料市场价格与猪价走势相悖,逐步加剧了生猪养殖压力。

当前,玉米价格相比2020年同比上涨36.55%,豆粕价格同比上涨19.53%,涨幅非常明显。

2020年底到2021年一月初,全国生猪平均养殖成本为17元/公斤,一季度自繁自养的成本已超过20元/公斤。肉价高峰时,一头猪的利润有2500~2800元。

现如今,如果是自繁自养,那么利润是每头174.25元,仅为去年的8%左右。而如果是外购仔猪,平均每头亏损885.67元。

从中长期来看,“猪周期”已经进入利润下行乃至亏损阶段。养殖生猪目前已经处于一个行业整体亏损的局面,但是由于养殖的方式不同,亏损的幅度不一样。

不仅是中小养殖户,像牧原、温氏、新希望等大型猪企,同样也在亏钱。

猪价持续走低,头均利润逐步收窄,生猪养殖进入全面亏损状态。

猪企利润受损外,也反应到资本市场中。

面对市场和生猪养殖企业利润的进一步下滑,股价也顺势而跌。多只猪肉股从2020年以来便已开始下跌,一些猪肉股从去年的高位下跌甚至惨遭“腰斩”。

2021年1月至5月末。新希望、温氏股份、牧原股份、正邦科技、唐人神、天邦股份的股价分别下跌了33%、23.3%、15%、26%、14%、26%。

同花顺猪肉指数从年初的3610.68点,一路下跌至2955.58点,跌超18.14%。

从公募基金一季报来看,持有上市猪企占比超过15%的基金仅有20只。其中,有16只为主动管理型基金,4只为被动指数型基金。此外,多家上市猪企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均有基金撤走。

6月4日数据显示,生猪期货2109合约跌破2万元/吨关口,报收19870元/吨,当日跌幅达4.38%,创上市以来新低。

当前,猪价单边下行、持续走低之势正逼近此前市场流传的“猪肉5元论”,行业性亏损不约而至。

供需关系+消费疲态=猪价雪崩

通常而言,春夏季是猪肉的消费淡季。但归根到底,猪肉价格发生雪崩式降价的症结还是在于供需关系的改变。

猪肉价格大幅上涨的起始阶段与2018年国内非洲猪瘟疫情暴发的时间点大致吻合,非洲猪瘟构成此前猪肉上涨的主要原因。值得一提的是,非洲猪瘟使得中国猪肉缺口达到30~40%。

在非洲猪瘟得到有效控制的当前,产能逐渐扩大,从而提升了猪肉的供应量。在猪肉持续看涨的情况下,不少养殖户瞄准红利,纷纷加大生猪养殖力度。

而随着非洲猪瘟影响逐渐消退,供需关系改善甚至逆转,猪肉价格开始下跌。

2020年国内市场猪肉价格供不应求,猪肉价格持续走高。到了2021年初,生猪价格逐渐“封顶”并呈现跌势,生产养殖企业仍普遍持观望态度,并压栏惜售,但生猪价格止不住下跌势头。

2020年11月份是仔猪恢复的高峰期,这部分仔猪对应的肥猪出栏的时间就在今年5、6月份。

5月以来,为减少亏损,许多养殖场让大量超过300斤的“牛猪”集中出栏,导致市场供应过于充足,价格加速走低。

生猪本应养殖到90-120公斤就出栏,由于压栏会养殖到150公斤甚至更高。尽管目前生猪的数量大概处于正常水平80%-90%的阶段,但是由于单个出栏生猪的体重增加,猪肉并不缺乏。

目前市场上大肥猪依然占着主导地位,不少养殖户的大猪多是出栏一大半、留有一小半。大猪还未出尽,小猪也快到出栏时间。而在此行情下,也为大猪出尽增加了难度。

而随着被迫出栏积极性提升,猪价再度走低,规模化猪场亏损扩大,部分猪企在猪价连续下跌后,转为悲观心态,开始抓紧出栏变现、无利多销、减少亏损。

再加之消费疲软,屠企采购量下降,餐饮行业作为加上猪肉消耗大户对于生猪价格下跌反应滞后,并没有快速提升猪肉的消费需求。

业内人士指出,生猪产能的恢复将带来生猪价格的回落,虽然未来价格可能有季节性反弹,但生猪价格总体呈下降趋势,“预计生猪行业在2022年或2023年将到达底部”。

此外,需求淡季叠加肥猪压栏,有观点认为6月猪价仍偏弱震荡。

政府开始宏观调控、企业逐步降本增效

猪肉是我国居民最主要的肉食品和动物蛋白摄取来源,保障猪肉市场供应和价格平稳关系群众切身利益。

政府部门已经在在个别生猪价格跌幅较大的地区开始反向操作,储备猪肉、熨平周期。

本次《预案》坚持对生猪及猪肉价格“调高”与“调低”并重,以供应稳保障价格稳,以价格稳促进供应稳。

当价格过高时,将投放储备以保障居民消费需要,推动价格向合理区间回落,避免生猪产能过度扩张;价格过低时,将启动收储以托住市场,为养殖场户吃下“定心丸”,避免生猪产能过度淘汰。

《预案》在原“猪粮比价”指标基础上,增加“能繁母猪存栏量变化率”“36个大中城市精瘦肉平均零售价格”预警指标。

新增指标中,在显著提高风险预警和储备调节工作的前瞻性的同时,更贴近消费者感受,在猪肉价格过度上涨时能够及时作出预警和呼应。

同时,《预案》区分了生猪价格过度下跌和过度上涨两种情形,设立3级预警区间,并依据政府猪肉储备的不同功能定位,分设了常规储备和临时储备。

据悉,哈尔滨市商务局5月底公布《哈尔滨市市级储备肉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指出,生猪活体储备补贴资金标准为储备活体生猪按40元/头/轮补贴,合计800元/吨/轮。冻猪肉补贴资金标准:冷藏费、运杂、损耗及管理费用,合计700元/吨/轮。

事实上,猪肉价格大跌,猪企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管。

牧原股份和新希望量价齐跌,多数猪企销售单价已击穿其养殖成本,面对猪价持续下行,主要上市公司已放缓扩张速度,降本增效准备“过冬”,行业内公司正加速分化。

牧原股份在2020年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公司深度参与了生猪期货前期交割标准的讨论与交割仓的设立。但目前国内生猪期货活跃品种交易流动性低,难以满足公司大规模需求,公司目前对生猪期货参与较少。此外,牧原股份对外宣称将做好迎接行业冬天的准备。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