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率下滑坏账压身,千里马子公司亏损多,大额分红募资补流

文:权衡财经研究员 钱芬芳

编:许辉

自2021年入年以来,以机械行业的资金流净流入来看,除了1月和2月的各2天,3月的4天,4月的3天,5月的1天,6月的2天净流入为正外,其他全数为负。截至今日今时,上涨家数80家,下跌家数166家,今日大单净流入为-3.9663亿元,机械行业股市承压不小。第一制造业是基础,却也不受资本的青睐。

主营业务工程机械销售及后市场服务商的千里马机械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千里马)拟创业板上市,6月15日状态更新为已问询,保荐机构为西部证券。本次拟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3,643万股,发行数量不低于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25%,预计募资投入3.7亿元用于千里马业务在线化与数字化升级项目(1.25亿元)、旋挖钻和大型挖掘机定制化再智造升级项目(0.3亿元)、千里马数字化租赁平台建设项目(0.35亿元)、补充营运资金项目(1.8亿元)。

千里马夫妻合计控股72.64%,子公司分公司众多处罚不断;主营业务毛利率连续下滑,大额分红后募资补流;供应商集中,存在质量问题诉讼纠纷;客户分散,自然人客户占比高,买方信贷模式风险大;研发费用仅0.2%上下,销售费用逐年递增,物流供应商存自然人和零人公司。

夫妻合计控股72.64%,子公司分公司众多处罚不断

千里马2002年创立于武汉,股份公司成立于2011年10月31日。杨义华直接持有公司5,365.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49.10%,是公司控股股东。杨义华通过宜马投资、金戈投资、伯乐投资间接控制公司1,043.10万股,杨义华直接及间接合计控制公司的股份比例为58.64%。刘佳琳直接持有公司1,530万股,持股比例为14.00%,为公司的主要发起人和主要股东。杨义华与刘佳琳系夫妻,两人合计控制千里马7,938.83万股股份,占千里马总股数的72.64%,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处于绝对控股地位。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拥有35家子公司,26家分公司,没有参股公司,截至2020年12月31日纳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共32家,其中12家处于亏损状态。2020年武汉千里马亏损121.12万元,四川千里马亏损119.61万元,千里马路面净利润为-10.42万元,千里马电商净利润为-243.51万元,千里马数字租赁净利润为-79.73万元,山西机械租赁净利润为-7.56万元,广西华沃净利润为-28.69万元,北京青天净利润为-128.38万元,北京建国者净利润为-45.88万元,四川沃特净利润为-8.04万元, 乌兹别克斯坦千里马净利润为-122.06万元,成都培训学校净利润为-66.56万元。

业务规模的扩张导致千里马管理和内部控制问题频发,子公司分公司屡次遭到相关部门的处罚。据招股书信息显示,报告期内千里马总共存在21项违法违规事件,涉及诸多方面的问题,诸如未按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资料、未按规定配备足够的安保专职人员应对突发事件、未能按期申报印花税、配件室库内消防栓无水源等,罚款金额100元-10000元之间不等。2018年-2020年,公司的罚款支出分别为32.5万元、7.62万元和16.52万元。此外,公司子公司千里马桩机存在劳务派遣用工数量超过用工总量10%的情形,不符合《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第四条关于严格控制劳务派遣用工数量的规定。

主营业务毛利率连续下滑,大额分红后募资补流

千里马是工程机械销售及后市场服务商,依托新零售门店和"小马快修"平台,为用户提供整机销售、维修及配件、二手机置换、再制造、设备租赁、机手培训等服务。公司业务主要为整机销售、后市场服务、置换机销售、再制造机销售。2018年-2020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8.68亿元、29.27亿元和36.35亿元,2019年和2020年同比增长2.05%和24.19%;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587.56万元、4281.66万元和5735.55万元,2019年和2020年同比增长-23.37%和33.96%,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净利润出现了负增长。从业务类型来看,2018年-2020年,公司整机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4.48%、85.12%和89.42%,占比较高,是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但整机销售的毛利率分别为12.16%、10.45%及8.17%,却处于连续下滑状态,如果公司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应对市场竞争,公司的经营业绩将会受到负面影响。

工程机械行业受国家对固定资产投资调控政策的影响较大,国家若实行宏观紧缩政策,一方面影响行业的投融资规模,另一方面影响资金实力较弱且需要融资购买工程机械产品的用户购买力,从而导致行业的景气度下降。由于宏观经济本身存在着一定的周期性以及未来宏观调控的不确定性,公司存在行业周期波动的风险。

权衡财经注意到,2018年-2020年,公司的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1092.86万元、2622.86万元和4152.86万元,2019年和2020年现金分红金额同比增长140%和58.33%。现金分红金额逐年增长,三年共计7868.58万元,按照实控人夫妻持股比例来算,三年间已有5715.7万元落袋为安。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1.52亿元,大额分红之后却募资1.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供应商集中,存在质量问题诉讼纠纷

2018年-2020 年,千里马向斗山中国采购的金额占各期采购总额的比重分别为62.96%、56.49%及49.13%,占比较高。千里马系斗山中国、山东临工及徐工集团等工程机械制造商的经销商,通常以区域独家代理的方式开展业务。目前的经销协议的期限多为1-3年不等,在经销协议有效期满后,公司能否继续获得制造商的经销权授权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若公司在投资规模、人员配备、销售量、市场占有率、服务质量等方面未能达到制造商所规定的标准,将面临失去经销权的风险。如果制造商终止或者不再与公司签订经销协议,公司的经营业绩将受到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工程机械行业经销模式多采用单一品牌代理,制造商会限定经销商代理唯一品牌。千里马曾于2008年开始取得三一重机在北京、天津及河北地区的挖掘机代理权,后因公司于2012年取得临工在广西地区的代理权,双方对此产生纠纷及诉讼,公司最终退出三一重机的经销体系。

此外,权衡财经注意到,根据的千里马提供的资料及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信息,报告期内,公司及其子公司存在4起因质量问题发生的已决诉讼纠纷。其中存在3起因质量问题引发的处于诉前调解阶段的买卖合同纠纷,由于客户因发动机、底盘等问题未按约定及时支付设备分期款,千里马(山西)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向晋中市榆次区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要求客户支付欠款及违约金。上述纠纷目前处于诉前调解阶段,尚未立案受理。存在1起因质量问题引发的处于一审阶段的产品责任纠纷。客户因挖机引发火灾将千里马(山西)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请求赔偿损失,纠纷涉及标的金额合计73.73万元。

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及子公司作为原告参与的诉讼案件共18件,涉诉标的金额为538.16万元。作为被告参与的诉讼案件共6件,预估涉诉标的金额为467.47万元。

报告期内,公司营业外支出主要包括对外捐赠支出、赔款支出及其他损失等,赔款支出主要为诉讼的赔偿支出,2018年-2020年赔偿支出金额分别为379.35万元、48.72万元和407.55万元。

客户分散,自然人客户占比高,买方信贷模式风险大

2018年-2020年,千里马整机销售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1.88%、2.37%和4.23%。公司的整机销售全部面向终端用户,客户多为自然人及中小型企业,受客户规模及产品使用年限的影响,公司客户较为分散,客户的重复购买率整体较低。当外部环境发生变化时,客户存在无法继续履约的风险。

2018年-2020年公司对自然人客户的整机销售收入分别为16.82亿元、14.67亿元和17.63亿元,占同期整机销售收入比例分别为69.97%、59.13%和54.53%,占比较高。从区域来看,2020年新疆地区占比最高达30.37%,其次是湖北、陕西、广西,四川和重庆地区占比2018年-2020年有多下降。

报告期内公司新疆地区、山西地区及广西地区的自然人客户销售占比逐步提高,公司称主要原因为广西及山西主要代理临工品牌的产品销售,新疆地区除代理斗山品牌的产品销售外2019年增加徐工品牌的产品销售,报告期内随着内资品牌的销量及销售收入不断增多,上述地区自然人客户销售占比同步呈上升趋势,另外受上述地区经济发展程度的影响,当地的中小工程较多导致个人承包及购买情况较多;湖北地区、四川地区自然人客户收入占比较高,公司称,随着两地客户规范化程度的提高及两地整机销售收入在总体收入中占比的下降,自然人客户收入的占比也呈下降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公司与商业银行、融资租赁公司合作,向客户提供按揭、融资租赁付款方式,客户分期向银行或融资租赁公司支付按揭款或融资租赁款,公司提供履约担保。若出现客户未按期足额付款等违约情形,公司将履行担保责任,代客户先行向银行或融资租赁公司垫款,同时对客户予以追索。报告期内公司融资租赁与银行按揭担保余额较高且客户结构较为分散,2018年-2019年融资租赁的担保余额分别为11.9亿元、10.81亿元和13.06亿元,客户家数为3806户、4491户和4906户;银行按揭的担保余额分别为0.9亿元、0.98亿元和1.92亿元,客户家数为284户、277户和429户。

如因下游市场波动或其他原因出现大规模的客户违约情况,公司将可能面临较大的连带担保责任风险,进而影响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盈利能力。当客户确无偿还能力时,公司会采取停机、发律师函、设备所有权保留收回或诉讼等方式维护公司权益。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存在多起因追偿垫付款而发起的诉讼,若公司败诉或者胜诉后无法执行,将对公司造成一定损失。

2018年末-2020年末,千里马坏账准备金额分别为2.48亿元、2.27亿元和1.94亿元,其中,全额计提坏账金额分别为7337万元、8236.14万元和6229.37万元;逾期垫款组合坏账准备金额分别为7700.28万元、7469.1万元和6756.87万元。

研发费用仅0.2%上下,物流供应商存自然人和零人公司

千里马依托新零售门店和小马快修平台为用户提供服务,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的新零售门店及合作门店共计78家,其中新零售门店72家,合作门店6家。截至到2020年末,千里马员工人数合计1189人,其中销售服务人员有990人,占比83.26%。

2018年-2020年,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1.76亿元、1.99亿元及2.08亿元,逐年上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13%、6.80%和5.73%。对比可比公司平均值4.31%、5.01%和3.95%,公司的销售费用率高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2018年-2020年,千里马的研发费用率在0.2%上下,研发费用率低于可比同行均值。

2018年-2020年,公司运输费分别为2,225.86万元、2,116.47万元和3,110.43万元,占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12.66%、10.63%和14.93%。值得注意的是,千里马的物流供应商多数为0人公司。四川旺利物流有限公司为千里马2018年第五大物流供应商,公司向其采购金额为75.35万元,公开资料显示,其成立于2016年3月4日,2018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成都全弘物流有限公司为千里马2018年第四大物流供应商,向其采购金额为88.04万元,公开资料显示,其成立于2016年5月16日,2018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山西舟浩商贸有限公司为千里马2019年第四大物流供应商,公司向其采购金额为88.53万元,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新疆鑫新恒通运输服务有限公司是公司2019年第三大物流供应商,交易金额为115.23万元,2019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千里马2019年和2020年向自然人马志刚交易金额分别为117.65万元和381.35万元。广西南宁科荣物流有限公司为2020年第四大物流供应商,交易金额为163.48万元,2020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截至发稿时,权衡财经联系千里马,所披露的投资者热线都是秒挂,或许,千里马对待投资者和信披工作的态度可见一斑,用心做企业,接受媒体和投资者的监督,是上市企业的应有素质。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